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9.JPG (2687 bytes)

[關閉視窗]

∮遠離藍色(5)∮

作者:九愁

∮遠離藍色(5)∮

嗯,妳的確是膽大心細,這我已經發覺了!但,我隨遇而安嗎?妳

真這麼感覺嗎?我思索,我的價值觀在一夕之間崩潰,我陷入沉思時,

突覺自己有個勇敢好戰的靈魂,及引發痛苦的意願,另外,便是那對否

定的熱衷,我在想,我寧願選擇扮演任何平凡的角色,然而,再細想,

我卻覺得大體上我仍是個平庸之人,無論我際遇之結果如何喜怒哀樂,

如何意氣風發,又如何地窮苦潦倒,我個人的經歷或事蹟會不會傳到別

人的耳朵裡,或是我外表的一切會不會為人所看見,基本上,那對我的

一生都是毫無關連的,若說有什麼關連,勉強說來,只是滿足一下我的

虛榮心,或是偶爾傷害一下我的自尊心,以長遠看來,那些都是些相約

或相遇之事,我所理解的意義是,閃電需要時間,雷聲需要時間,星光

需要時間,相對的,死亡需要時間,誕生需要時間,最重要的在於存在

,它更需要時間,生命總有它的缺口,但也終有出口。所以,我對我自

己的生命負責,精神上及感官上的依賴,讓人習於棄強就弱,輕視生命

意志,剝奪人生命裡自我戰鬥的精神力量,逐漸地,我們不知不覺地憎

惡、厭倦,走上那條虛浮的「與生命為敵」之路,然後,無知地將自己

徹底埋葬。

天啊∼我只說了一句,你就說了這麼一長串,力慈,你蠻會說教的

喔!我開玩笑的啦,你不要在意喔!不過,我現在發覺到你也是個膽大

心細的人唷!喔∼怎麼說?難道妳現在開始隨遇而安了嗎?當然囉,你

現在坐在我的車裡頭啊,在我的地盤啊!那膽大心細、隨遇而安的價值

變幻,已經在我握住方向盤時,自然的轉變過來;這樣的變化,使我覺

得我們並沒有什麼對立,相對地,我卸下了理性的圍牆,而你卻開始構

築理性的護城河!在戲院裡時,我是理性的,所以我可以瞬間到達我欲

往的遠方,然而你卻是感性的,所以掉入深谷的迷宮,我並不是說感性

不好,只是有的人無法駕御自己的感性及理性,搞到最後,這兩方面都

極其模糊,當然這結果就是不知自己該怎麼辦?無法獨立地自在,像個

「死活人」,不過,我在戲院裡與你簡短的談話,覺得你是個「活死人

」,那是因為,你可以很快找到自己的出口。我知道我心裡有個鍬鍬板

,你也有,只是你比我還不會玩它。那個鍬鍬板的兩頭坐得都是你自己

,上升與下降是際遇的感受變化,而內心的矛盾與鬥爭也純屬必然,而

這一切的基礎在於人的個性,理性與感性只是個性裡的將軍,不約而同

地,他們都坐在那個鍬鍬板上。

嗯,老實說,我聽妳說了這麼些話,我有時分不出妳的鍬鍬板到底

哪邊高而哪邊低?我告訴你,他們都是揉在一起的,但各自清楚,是好

朋友,我不敢說他們很平衡,但至少,他們是好朋友,好朋友是會很和

諧的,從簡單到複雜,不斷前進,不斷豐富,最後又回到原來的單純。

基本上,我覺得問題本身都是複雜的,雖然會有人說也有問題是簡單的

,但我所說的複雜,不單指他的主體,它就像一白線海浪迎面而來,但

撞擊到海岸時,你看看,不是會有很多不同樣子出現。而我們呢?總是

喜歡欣賞它,也老愛看它,對於我們從以前到現在探索者的歲月,強烈

的叛逆,轉變至溫柔的叛逆。叛逆不是壞事,只是我們越來越真正地知

道,什麼是「合乎時宜」。

哈哈∼受教囉!我以一種大河專注的眼神注視著育慈,並不是傳達

情意,而是不想拐彎沫角,甚至於太過客套,以致於失去認識這個人的

機會。我突然問她:妳愛過嗎?她停下車來,就近淡海處,以細心的眼

神反而看我,使我覺得她大膽的時候習慣心細,我第一次發現她此時的

神情是與眾不同的。她抽了煙,緩緩地吞雲吐霧,說道:我並沒有煙癮

,只是今天特別有興緻罷了!我不知今天對於你而言,有何特別的意義

?然而,對我而言,直覺南柯一夢;每年的今天,我都希望下雨,這樣

,也許我就不必去羨慕天上的牛郎織女,眼不見為淨!我們也許都是天

上安排的虛構的筆記本的其中一位,這不就與我們看電影的趣味別無二

致?有時,我真覺得,看電影的興致根本就如同費里尼的呼喚似的,像

著了魔一樣,所以有人為電影成癡,就如同喝咖啡一樣,慣以香醇隱瞞

自欺欺人的苦楚,所以我喝咖啡不加任何佐料,我喜歡原味,但不代表

我精於品嚐。你目前為止,所認識的我不也是這樣子的嗎?而我對你印

像最深的就是你方才問我的問題,以及神情。

喔∼我剛才的神情,洩露了什麼?有喔!洩露了你並不認識我,你

在戲院那頭浪費了光陰,你讓我覺得你現在開始把握光陰!唉∼不瞞妳

說,我在戲院內的沉思代表一種困惑,在戲院外的沉思及言語,代表著

另一種困惑,因為,從遇到妳,與妳交談,到現在坐在妳車裡,到了淡

海,我一直在困惑,有很多「為什麼會這樣?」的迷宮!呵呵∼迷宮,

那你現在勇敢地要作迷宮中的將軍了嗎?所以才問我這個問題!

對我而言,若是老以世俗的觀點行事,那是沒有什麼樂趣可言!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