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9.JPG (2687 bytes)

[關閉視窗]

∮遠離藍色(7)∮

作者:九愁

∮遠離藍色(7)∮

嗯,比我預計的時間快了五分鐘,我還有興緻唱歌,趁星星都仍排

列整齊,我仍有興緻!為何要趁星星懸在天上之際唱呢?這個歸因「火

燄」的真諦........【There burns the flame】!

喔這是妳要唱的歌嗎?嗯,這與我以前的愛情有關,不過,又不完

全關乎愛情,只能說是當時所愛。你呢?現在你愛什麼?我啊,現在正

努力學著如何善待自己!喔∼這可就難了喔,就像一面看不到自己鏡子

,而你自己又正是那面鏡子。鏡子的自愛,鏡子一向都很明瞭如何去愛

別人,也正如此才會感到快樂,可是關於自愛,卻是很容易破碎!我很

訝異聽到破碎的自愛,這樣的話,使我很想抽根煙來思考!妳的莫名其

妙的煙我買到了,另外,我買了一手啤酒,因為我想既然話匣子打開,

應該拿來下酒的。好∼乾杯,我有同感!

與你對飲,使我想到:我是如何走向「情婦」的命運,最後變成一

張破沙發。我就像個著了火的風箏!只不過,那火燄是我原本就存在的

,只是無端地被點燃!原來,妳有這麼一段過去。會何你會知道這是一

段過去呢?妳真的要我說嗎?是啊,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發現的?

我是從妳拿啤酒的姿勢,以及剛剛妳說「破碎的自愛」那兒推演的

。不過,我很認同妳的「火燄之說」!是啊∼火燄..................

我唱給你聽!歌詞在你前面的抽屜!

【There burns the flame】

Somewhere deep inside of you
Burns the light of sacred truth
Can you find it
Can you find the flame

'Tis a journey you must make
On you own to that holy....inside you
There burns the flame

Mysteries of another world
Hid beneath the veil
Infinite universe
Within you preveils
There burns the flame

Spinning on the sacred wheel
Of this life-find what's real
Look beyond the form....for there burns the flame

Radiant light shining through
May heavens way come forth in you
Deep in your heart
There burns the flame

Wheel of life,teach us now
To walk the crimson road
Bringing forth to this world
The light of the soul
There burns the flame

很好,我唱完你沒有鼓掌,因為我唱歌只是要發抒感觸,並不是為

了什麼別的理由。怎樣會掉入情婦這個命運?就好像在他人期望下的那

種的不安,這問題就好似父母期望下的一個婚姻,一份受人尊敬的工作

,可是,當初我心裡的火燄,一個純粹的愛情,卻是背離家庭。我有我

生活的方式。有我鍾愛的生活內容,這當然包括自己的思想,思想這玩

意兒,從來誰都不服誰!它只希望被瞭解,被分解,甚至於被諒解。當

突然發現一個人,很能與自己心靈契合的一個人,怎麼辦?年輕的生命

,總是對這樣的際遇有一個頑強的力量,在別人看來,那叫作「年輕」

,然而,我心裡對於「年輕」至今雖已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但卻仍是

與眾不同的。

嗯∼Cherrs∼我想,妳該聽聽我要說的「邊界」故事!妳的「年輕

」問題,或許是與這個世界「距離」的相對,而我要說的「邊界」卻是

與距離無關的。我覺得方才妳對「男人」的感歎,多半是與妳以前的「

情婦」歷史有關吧!

那個活在「邊界」的人是個怕吵的人,當他的愛人嫁給了他唯一最

好的朋友後,他離開了他熟悉的世界,雖然,遠離這個舉動,對於他自

己並非陌生,可是,當他看見一對蝴蝶在春天裡共舞,他才發覺自己的

寂寞,一直是處於邊界狀態,甚至於他老忘了什麼是自己所愛,也忘了

怎樣才算「自愛」?當有人說他變了,他就笑,因為他根本從未好好地

看自己。而原罪,在他揮之不去的慾望中,隱隱地發酵!他心裡的一把

尺市他最深的痛苦,因為波濤總在心裡翻湧,無法有個可以匯出的方向

,他說:他當自己當得很累,可是又無法不作自己。總是要求一個精確

的答案,最終連自己都模糊不清了!他走到一個迷幻市集,那兒有紫玫

、黛安那及薄粉,他卻對那花說著:請代我向一個朋友問好,她曾與我

真心相愛,請告訴她為我作件亞麻薄衫,衣服上不能有摺縫和針線的痕

跡,那麼她才是我真心的愛人;告訴她幫我找一畝田地,在落葉滿地的

山坡上,用銀色的淚水洗淨魂墓的塵埃,那麼她才算我真正愛過的人。

在海水及山坵之間,我種了片花園,花兒隨春的腳步一路綻開,春天她

含苞,夏天她豔麗,秋天她善感,冬天她凋謝,我常常在想,我這麼深

深地愛著她,我「曾經」身在何處?

【界山】

我與我的愛人曾經互相攀爬對方的山峰
一直要證明彼此是誰
直到曙光乍現照亮居高的恐懼
那是我們擁有的界碑
以愛為名
以信任立石
這時,我們才發現登山的哲學
是必須背著彼此的背包
同行

嗯∼我相信怕吵的人都喜歡爬山,只是為了不受干擾,然而,負荷

最重的卻是自己的背包。我曾經的火燄,像風箏一樣地墜了地,男人無

可避免的原罪,使女人像個私有的財產,一旦受侵占後,抗告的時效使

自己越來越遠離自己的天空。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