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9.JPG (2687 bytes)

[關閉視窗]

∮象牙塔的最後記憶(3)∮

作者:九愁

∮象牙塔的最後記憶(3)∮

  那張海報使她全家充滿了訝異,她撥了通電話到基隆找我,我
也正在等著,父親已睡了,而靜儀她的晚安聲越來越少,她好幾天
沒與我道晚安了!竹芳一開口就是海報的事,第一句便說:這海報
,你花了不少錢吧?妳別擔心啦,錢不是問題,人生美得有意義才
要緊。我無意對她特別好,也無意什麼追求有的沒有的,只是為了
要讓她有的美麗的記憶,足以教她一輩子忘不了,而不管是否是曾
經美麗還是有日後不日後的,這些都非我所考慮的。主要是,有個
人陪著我說話,生活,可以千川匯海,也可以積雲成雨。至於忘記
與否?我真的沒去想過,因為這並非我所能左右;我只是一如往常
地作我自己!


  將這份禮物送到她手中之前,我們偶爾通電話,主要還是因畢
旅的事,她負責通知我到學校與她們開會;但是,往往她的通知只
花了一分鐘不到,但談起其他的事兒,卻花了半小時甚至一兩個小
時。接到她電話時,我的時鐘就像長了翅膀似的,一晃就不知天地
了。她曾問起靜儀,問了不少,我從過去回答至現在。我們鮮少提
及學校的事,談的都是圍繞在彼此的事,她的、我的,從來都不曾
有過「我們的」話題。若要說有「我們的」的話題,只有我那一大
堆的cd曾經是我們所熱烈討論的。我的cd藏著很多回憶,只有自己
知道的回憶。與她這般會心地談著彼此都熱愛的事,的確像是在茫
茫大海裡突然有了依偎。她熱愛音樂不亞於我,非但愛音樂,也愛
玩樂器,只是我花在cd上的費用實在多到驚人,她卻是存錢去買樂
器。不過,她是至今與我談cd談音樂最多也最深的人。因此,我對
她的喜愛,使我極不願去分辨彼此的關係。這事我告訴了我當時唯
一的酒友,他對她很好奇,一直想見她的廬山真面目,只是現在是
永遠沒有機會。


  我與當時唯一的酒友喝酒,常常心裡有一個問題但都一直沒開
口,也不是很想問這樣的問題:什麼是最好的酒?我既想又不想問
的原因,主要是當時去找酒友喝酒時,總是挑很閒的時候去,然後
想辦法喝光他的酒,酒都喝光了,哪來世上最好的酒這等問題呢?
同樣地,我也想問她,什麼是最好的音樂?卻也開不了口!雖然我
對小提琴是極其鍾愛的,然而,它若是沒有伴侶合音,一樣是哀傷
,低沉,宣洩與孤單。因為一直買不起它,所以就以口琴暫代。雖
然音色不盡相同,然而樂趣是沒有分別的,心境才是我在意的。其
實樂器這類個人口味性問題,只要透過尋找,累積經驗;就好比收
藏古玩,越埋進它的世界,就越能欣賞它獨有的優美,久而久之,
體會多了,瞭解也更深,自然會成為修養,便再也不會喜歡膚淺單
調的表象。


  竹芳在這一點與我有類似的觀念與想法,對於音樂甚至於很多
的人事物,我的中心思想只是「欣賞能力」這幾個字而已。她在這
方面與我有相等的努力!「凡屬於神秘,就是大千世界;凡屬於自
然,即是來與去」!比如小提琴,最好的皆已成活生生的古董,由
於昂貴所以極少流通,只有收藏及幸運的音樂家,可以透過演奏來
體會琴匠的用心,。今日科技雖然昌明,然亦未能造出一把小提琴
能比得上克雷蒙納(Cremona) 名琴的表達力及音色。一把小提琴,
當弓磨擦弦時,得到的震盪及瞬速反應,自然可以有更多音色供演
奏者表達。而這音色的變化要令音樂廳最後一排的聽眾仍可以輕易
清晰分辨,才是最好的小提琴。十八世紀時期的史翠兒(Strads)的
音色,擁有非常廣闊的音色光譜,小提琴家得以自由地在遼無邊際
的平原奔馳,這令其他的小提琴如似拘束的小島;且加以雄渾的音
量,令獨奏者足以穿透一切,不致被數十人交響樂團的伴奏所淹沒
。然而,獨奏無所依,傾訴依傾聽!


  記得某夜,我打電話給竹芳;當時,心裡是坐立難安的,無眠
且心情失序,想藉由音樂來調整,沒有調整好我是不會入睡的。她
姐接的電話,開口便說:先生,你怎麼這麼晚打電話,現在十一點
半耶!不過竹芳還沒睡,稍待喔!聽妳老姐說話真是驚心動魄,差
點想在地上鑽個洞鑽進去躲。她就是愛捉弄人,沒有的事,我也沒
這麼早睡。我哥今晚休假回來,沒這麼早睡,等會他大概要跑到我
房裡來抽煙!他跟你一樣,只是不知是你建中學弟還是學長,因為
我家只有他抽煙,又沒有人願意吸二手煙,我看他不能抽煙很可憐
,所以就跟他說要抽煙到我的房間來抽。喔,他沒有自己的房間嗎
?不是的,是他當兵去了,所以就沒他的房間,這個以後再跟你說
。對了,我今天想問你一個問題耶!嗯,妳說啊!要是有........
,不知該怎麼比喻才好,嗯,有一件衣服你很喜歡,可是大家都不
喜歡,該怎麼辦?這樣喔,竹芳,要是妳不喜歡的衣服,妳會不會
去穿它?當然不會囉!這就對囉,不喜歡的衣服,當然不會去穿它
,但是,妳要看妳買不買得起?但,要是已經買了呢?現在想起,
她與我有同樣的矛盾,付出去的感情怎能說收就收?


  她仍是要與我提海報的事,這是我早料到的事!我只好說:那
麼改天吃飯再好好談這事好了!好啊,春卿那就明晚啊!嗯,明晚
六點,我在「吾愛吾家」等妳!


  這是我們第一次獨處的晚餐,也是最後一次!

  甫坐下來,不約而同地說了:我先說!然後相視而笑,好吧,
你先說!嗯∼我先說,不知我說了妳還要不要說?那就看看囉!嗯
∼∼我沉默了片刻看著她,然後說道:我無意改變妳什麼,只是一
個想給妳一個紀念,如此而已,只要妳好好收藏它,除此之外,妳
等會要說的,我一概接受!她看著我說道:我沒啥好說的,只是想
跟你說:我已經將它搬到我奶奶家我的房間裡!我會心一笑說:妳
跟我一樣都算準了今天的晚餐!可是我要告訴你,我現在左右為難
,我們都是念舊的人,你害我好矛盾!(我心裡想著,我害妳很矛
盾,也害自己很矛盾)為了安慰及撫平她的不安,我輕聲說著:沒
什麼好矛盾,我是妳的好朋友,就這樣子,等妳不矛盾時,妳再伸
出妳的魔爪!她望著我,望了好久,突然笑了出來!喔∼我有魔爪
喔,那你以後一定遍體鱗傷,不信你試試看!真的要我試?嗯∼這
個我不知道啦,別問我,反正隨緣了,已付出的我們都不要放棄,
要是都覆水難收之後,再看看!可是,我不希望看到妳到覆水難收
的地步!可是,這都不是我們所能獨力左右的啊!這我知道,非一
己之力的冒險!


  從那次晚餐後,我們就心無芥蒂地作比朋友更朋友的朋友!這
種朋友我不知是哪門子的朋友,若要說彼此佌歐背叛了彼此的愛情
,老實說:絕沒有!因為那次晚餐已是最後的晚餐,且我倆之間從
未有任何的情書!只是心的距離很近,彼此都很關心對方,如此罷
了!這事,在學校是密不透風的。沒人知道那「大河戀」的事,除
了希偉及亞荃,而這是經過她的許可,因為除了她之外,我在學校
只有這兩位朋友。竹芳也陶侃過我,那你為何不送亞荃,為何一定
要送給我?我的答案是沒有答案,因為沒什麼道理!


  自這「海報事件」後,我們彼此都有一個默契,不希望對方孤
單,不希望對方的愛情出了問題,常常鼓勵不放心的對方,最後下
學期連選課都故意選在一塊兒,主要是希望能多點時間見面及多點
關懷。但是下學期,我一如上學期一般,忙到不可開交,忙到部份
的課,還是她幫我上課,囑咐我何時交作業,何時要考試,記憶最
深的是那一科不怎麼願意修的必修--國父思想;這課我最後乾脆都
不去上了,都是她幫我上的課,平常沒有作業更沒有小考,只有期
末考。期末考前一週,我打電話給她,託她寄筆記給我惡補;同時
,她提及老師最後一堂課所說的提示。我怕麻煩,就請她說,我在
電話裡錄音(這段錄音至今鎖在基隆,恐怕早已受潮毀壞了)。我
們這樣推心置腹地為友,一直到下學期期末考後,畢旅時,有了巨
大的轉變!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