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9.JPG (2687 bytes)

[關閉視窗]

∮象牙塔的最後記憶(4)∮

作者:九愁

∮象牙塔的最後記憶(4)∮

  期末考結束,畢旅就毫不客氣地接著來,也不管我期末考的
疲憊。六天五夜的旅程,是我空前絕後!我從未給自己如此長的
假期,至今仍未創新紀錄!我為同學錄了些歌,在遊覽車裡聽,
只是大多的同學起出幾天都還是昏昏沉沉的,沒幾人聽,倒成了
催眠曲,而也無人可以清楚地描繪出催眠曲的樣子。我坐在希偉
旁邊,對他說著:看來大家還沒脫離期末考的疲憊!他說:我更
累,昨晚才又幫班代搬家,我追了三年,沒什麼回憶,比不上你
與竹芳。我苦笑著說:我跟她又不是情侶!希偉反駁我:但是至
少你們的回憶越來越多,而我付出了三年,數不清,依然沒有共
同的回憶!希偉,我們不要聊這個好嗎?這世界上,只要與感情
有牽扯的,都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有價值與否都在自己心裡!有
價值才是重要的,沒也別的比這更珍貴,你若對你的付出有怨言
,就失了價值,我只能說那位「冰山美人」比較冰罷了!遇到冰
,不是要更熱點才行!不然她無法融化,而你也因此而窒息!


  畢旅在七人四女三男籌備小組策畫下,真是圓滿!每人一本
小冊子,好似報告書一樣,報告每日的行程與投宿飯店及房間分
配!群策群力的結果下,同學好像沒有什麼可挑剔的。這七人小
組裡的那四位女孩,都是班上的美女。當初同學參加的意願不高
,也是靠這四位美女才如願得逞的,全班有53位同學參加,旅行
社說破了他們多年的紀錄,我在此與之討價還價也就毫不客氣。
最後旅行社的領隊還成了我的朋友;不過,還是美女比較有用!

  我們前三天都在南投縣,後三天則是在澎湖。

  然而,第一天東埔的彩虹瀑布就教我的心五馬分屍!

  到了東埔,當時我朋友的父親在當地的東埔國小出任校長,
這個地方,我在去年辦完母親後事後,我的酒友曾經和其女友開
車載我及靜儀,到此一遊!當時也拜訪過朋友的父親,那時,時
值中午時分,友人的父親還要請我們跟他們一塊兒吃營養午餐。
老實說,我從來沒吃過營養午餐,現在的學生真的很幸福,尤其
是在山上的學校。我仔細地看了東埔國小的編制,一個年級一班
,一個年級平均十幾個人。在這樣的學校當校長,真的讓人羨慕
,每位學生都認識,可以很用心花心血去教育!這是人生很值得
快樂高興的事。


  要到彩虹瀑布,需走一段山路,我獨自走著,邊走邊想著去
年,與靜儀攜手扶持走過人生的冰冷,然後到此地來坐客。只是
現今,竹芳走在身後,我們從沒攜手度過任何的境地。只是像「
天地一沙鷗」般地越飛越高。舊地重遊,使我百感交集,心情複
雜;我告訴竹芳,我想念靜儀!那就打電話給她啊,說你旅途平
安!嗯,我晚上就依妳的話打電話給她!竹芳是我見過最善解人
意的人;連補習班的老師都很喜歡她,頻頻暗示我,不可錯過!
只是,我與她的默契並不是這樣的。當晚,在東埔的飯店,就懷
著那樣熟悉的提醒與古老的約定入睡!隔日清晨,在飯店外,大
夥兒拍照,東埔真是個美麗的地方,一旁路過的小孩,排隊走著
看著我們,都說:客人早!我連忙說:你們也早安!感覺好溫馨
!跟跟一旁的竹芳說:我要打電話挖我朋友起來尿尿,說他父親
的教育很成功!竹芳笑著對我:那你那為位朋友,一定會說他父
親無論怎樣,教育還是不成功的。我想不通竹芳的話,抓著大腦
問:為什麼?竹芳快笑死地對我著:你朋友一定會說他父親教育
不成功,生了個兒子交友不慎,一大早打電話,好不禮貌!ㄏㄛ
!真敗給妳了,妳說得真對!不管那些了,我等畢旅完再打電話
也不遲,先跟山地的孩子照張相吧!


  第二晚在奮起湖過夜,那兒夜裡的氣溫很低,但星星卻漂亮
得無法形容,漂亮地讓人有點兒難過!已經好久沒見過這樣漂亮
的星星,十足地像極了母親的晶瑩的雙眼!竹芳安慰著我,別想
那些烏漆媽黑的事了,悲傷時悲傷,快樂時快樂,那你現在要快
樂還是悲傷?(她說完後拉著我的手輕聲溫言地道:好友在君之
側,要快樂還是悲傷?)我實在受不了她這樣調皮,跟我有得比
!當然要快樂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了!想起「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念念不忘靜儀,這幾年以來,都是她陪我獨酌的,她醉了,
我照顧她,而我從來不醉的,從來都沒給她照顧酒醉的我的機會
。靜儀她,未曾見過我哭,也未曾見過我醉,唯一的一次,是在
母親出殯的那天,她第一次計見我哭就是哭得死去活來,那晚騎
車送她回家,在路上,她在我身後緊緊抱著我說:我今天真是千
刀萬剮!我問她為什麼?沒有什麼,只是心疼你如此哭著,家屬
答禮!我將這樣的情景告訴了竹芳,她感同身受,我想不出她到
底是為誰而感動?


  第三天大伙兒要到台南搭船到澎湖馬公,當出還擔心著同學
會有很多人暈船什麼的,結果大出所料,非但無人暈船,且還都
在甲板上玩得不亦樂乎!只可惜我在東埔買的藤條掉了一根,原
本買兩根,一根給二姐,另一根給三姐,二姐的孩子逃過一劫囉
!竹芳下船後在笑我,原來你到東埔是要買騰條的,難怪教育這
麼成功,幸好妳二姐的孩子逃過一劫,不過騰條蠻好玩的,先拿
來打舅舅好了!我一邊說饒命一邊對她傾心,這個人怎麼這麼討
人喜歡,為什麼這麼討人喜歡,要是每天與她生活在一塊兒,那
一定不會枯燥無味;一邊想著,一邊回答自己:想這些作什麼呢
?能如此這般地為友,夫復何求?


  當天,我負責安排大伙兒於澎湖青年活動中心的住宿與伙食
,比較傷腦筋的是,同學一致要求,要想辦法讓他(她)們看到一
零一次求婚!只好拜託旅行社的領隊,幫我想辦法,不然我晚上
找他拼酒!晚上各自活動,我因為忘了安排自己的住宿,所以只
好與領隊一塊兒住!也因此因禍得福,因為只有領隊的房間是有
冷氣的。自由活動時,我帶領隊到馬公街上喝啤酒,回宿時又買
了些下酒菜回來及兩打罐啤回來與他拼酒!我們七人籌備小組是
每晚開會的,當晚就在領隊房裡開會;其實這哪是開會,簡直是
酒會,遇到了我,且又有酒,當然是酒會的開會。竹芳在偷喵我
,我看到了,她雖不會喝酒但還是與大家玩的很盡興!另外,酒
不夠喝,於是與領隊打賭誰年紀比較大,他當然是輸了,因為我
知道他剛退伍沒幾年,所以他要翻牆買酒去,且要尊敬地叫我一
聲學長!真是過癮,連竹芳都笑了!領隊買酒回來了,但同學皆
聞風而來,這兒有酒喝!我心裡盤算,同學已玩心大開,於是與
之相約畢旅最後一晚於員貝的酒會。竹芳好像很喜歡看我喝酒的
樣子,老覺得她不言不語地站在一旁看我怎麼喝酒!最後,他們
還是各自回寢了,我與領隊偷偷留了半打啤酒,只是都已不冰了
,但還是有「偷吃」的快感!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