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ai.JPG (2948 bytes)

[關閉視窗]

 【遺憾--下】 作者: 海藍
 當醫生宣佈惠芬沒事,國正鬆了口氣,但當醫學說在惠芬肚裡已經四個
多月的小生命,就這樣讓國正在怒氣中推掉了時,國正不敢相信這一切還
來不及消化的惡息,惠芬從沒跟他提到過家中會有新的小生命到來,他來
來不及知道,就已經失去了,他無力的攤坐在病房外的長椅上,悔恨泉湧
上心頭。

 醫生也只能搖頭拍拍國正的肩膀,算是一種安慰吧!國正這才想到家中
的兒子,連忙找了電話打回家。

 『小晴,小偉還好吧?』國正焦急的只想知道兒子沒事。

 『哥,小偉好像不太對耶!』隨著妹妹說出這話,國正緊張的提高了音
量:『小晴,小偉到底怎麼了?』

 『哥,小偉一直發抖,什麼都不說阿!問他要不要吃飯,要不要睡覺,
他都沒反應阿!』原先還在夢中的小晴,突然的被國正叫到他家去照顧小
孩,說是送惠芬到醫院去,小晴也二話不說換了衣服出門。
當到國正家時,在房中找到了縮在一旁的小偉,和地上觸目驚心的血,小
晴大致上了解了情況,先將小偉緊緊的抱在懷中,試著想要安撫小偉,小
偉不哭卻只是不停的發抖著,將自己包圍在一片恐懼之中。

 『小晴,把小偉先帶到媽媽那去,等等幫我送點妳大嫂的東西來醫院,
我等妳大嫂醒後,就回去看小偉,知道了嗎?』國正掛上了電話,緩緩的
步回了病房去,走入病房時,看著虛弱的惠芬,雙頰沾滿了淚,他知道惠
芬已經知道失去了小生命。

 『惠芬,妳痛嗎?』國正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用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
問著惠芬。

 抽泣了好一會,惠芬終於開口了:『我要離婚。』

 一向很沒主見的惠芬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讓國正不 該如何反應,只能坐
在一旁的椅子上,定定的看著惠芬,所有的一切不是自己惹的嗎?他能說
什麼呢?『妳先休息一下,等妳出院再說吧!』這算是一種試圖挽回嗎?

 『我一定要離開。』惠芬閉上雙眼時,虛弱的口氣無比堅決的說著。

 一齣悲劇上演著,惠芬肚中的小生命,因這場爭吵而離去,兒子仍是恐
懼的不發一語,惠芬因失去了孩子,決心不再這樣傻傻的等著國正回頭,
離婚是必然要走的路了。

 國正也自責自己的不夠細心,原以為這麼努力以赴,天天早出晚歸,偶
爾累的睡在公司,就只是因為想讓妻兒們過的更加好的生活,從沒想過鰾
好好的跟惠芬解釋,也從沒有注意到惠芬心中那份不安全感,這一切是不
是太慢了呢?看著桌上由惠芬娘家送來的離婚協意書,國正茫無頭緒了。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