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ai.JPG (2948 bytes)

[關閉視窗]

 決定(一)  作者:海藍
『阿勝嗎?我是若若,我有事要跟你說。』若若小心的說著,內心是一種
恐懼,害怕著什麼事將會在這一剎那間發生。
『嗯!有什麼事呢?』阿勝似乎心裡有底的回著。
『阿勝,嗯,我爸要我明天陪我媽到我阿姨家去,所以,我……』若若擔
心的說著,卻得不到話筒另一方的回應,她試著輕聲的呼叫著:『喂!阿
勝?』
『我知道了,妳明天不能來是吧!還有別的事嗎?』聽不出一點情勢上的
反應,讓若若開始恐懼了起來,並試圖的解釋著:『阿勝,不要這樣呀!
我也是沒辦法的呀!』
『若若,你要我說什麼呢?』阿勝頓了一下無奈的嘆了口氣的道:『我懂
,妳爸管你管的嚴,所以你不讓你家裡的人知道我們在交往,我也懂你爸
特別的疼你,所以你爸說的每句話你都當成了聖旨,我懂,我不想給你壓
力,妳懂嗎?』
阿勝深深的吸了口氣像是在壓抑什麼似的又說到:『二年了,妳有試過去
跟妳父親說說看嗎?沒有是吧!我不怪妳,連電話也不能打,打了也不能
說久,星期假日你要回家陪你爸你媽,妳是孝順的,我懂,也不怪妳,但
是,有多少次約會你不是臨時取消的呢?一下是你爸要你這,一下是妳爸
要你那,妳要我怎麼說呢?』
『我…..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若若哽咽的直說著,對阿勝的指
控,她什麼也答不出來,就只能說著對不起。
阿勝重重的嘆了口氣,才又說道:『若若,我想我該想想吧!』
話一說完,阿勝無情的掛了電話,若若緊握著話筒,淚早已濕透了雙頰,
她真不知道錯在哪裡,她不想失去阿勝卻也不能違抗父親,她真的不知該
怎麼做了,她真的不知道了。
出生在一個顯嚇的家庭中,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很小心,決不能因為一時的
衝動落人把柄,即使是一個小小的錯,也會弄的人盡皆知,影響父親的聲
譽也讓自己無法自處,父親的一聲唸書時不許交男朋友,讓她在求學的二
十年生涯中從未接受過任何男孩的追求,愛情是被渴望的卻也無從要起,
在接受阿勝的追求時曾經在心裡交戰了許久,終於讓自己第一次失陷了,
在人生中第一次被自己的感情戰勝了理智和阿勝交往著,也讓她第一次感
受到愛情的甜蜜和綺麗。
起先還是有所隱藏的不知如何對阿勝提及自己的家世和父親的要求,在阿
勝一次次耐心的開導下,若若漸漸的懂的表現自己對阿勝的情感,也漸漸
的說出了自己家中地位和自己所能與不能,阿勝也體貼的從不逼若若去向
她父親爭取些什麼,她只要若若心中能有他,若若也就沒想過要去跟父親
提起什麼了。
因此求學的地方離家有點距離,若若每遇星期假日都依父親的要求回到家
去,平時要上課也就只剩晚上宿舍關門前的幾個小時可以和阿勝有著小小
的約會,遇到考試或是阿勝有約,兩人有可能忙到沒時間見面,寒暑假更
不用說了,鄉隔兩地的相思之苦,偶爾若若請同學幫忙偷偷的北上去見阿
勝,幾次約好了時間,只因為父親別的要求讓若若不能付約,一次二次阿
勝很體貼的什麼都不說,只是要若若自己好好照顧自己別太累,隨著若若
畢業後在家幫忙起,若若的失約次數開始增加,阿勝這時也提醒若若該讓
若若的父親知道他們已經在交往了,若若確遲遲不敢開口只因為自己真的
不知如何告訴父親她和阿勝交往了快二年了,這幾次的失約,阿勝從來沒
有苛責過她什麼,只是很無奈的要若若定好下次的時間不要再失約了,若
若可以感覺到阿勝的無可耐何,卻也有點力不從心,從小只要是父親說的
話,她從來沒有違背過,也只有和阿勝交往這事是父親所不知的,他不想
讓父親有種被背判的感覺,更不想看到父親對她失望的臉,在權衡之下,
她一再再的試探著阿勝的耐心,這次,她看到失去耐心的阿勝了,她也知
道知道她這次如果再不做出決定會失去什麼的,心裡不停的交戰著,說、
不說?可以說?不可以說?該如何說呢?還是不說呢?.....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