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ai.JPG (2948 bytes)

[關閉視窗]

 走出自己(一)  作者:海藍
 『我什麼都沒有啦!』男人站在天臺頂哭叫著。
 『George你還有我ㄚ阿!』女人在樓下也跟著哭喊著試圖想安撫男人隨
時會往下跳的決心。
 卻看見一旁救難人員用一種近似請求的口吻說著:『小姐阿,你就不要
再刺激他啦!』
 接下來是滿屋子的哄堂大笑,小惠也跟著笑開了來,心裡想著自己也曾
是那個可悲的女人,不自覺的冷哼了一下,哼!小惠突的冷哼,讓座上的
人頓時停止了笑聲不解的望著小惠,氣好似凝結了般,相互對望了好一
會,小惠也不知該如何解釋,而大夥又都等著小惠的解釋。
 『怎麼啦?我臉上寫了不要刺激George的標誌阿?!』小惠的幽默口語
讓座上的人一時也忘了剛為何望向小惠的又再度笑開了來。『我去倒杯
茶。』小惠連忙藉口倒茶飛也似的逃離了讓她快透不過氣的客廳。
 來到廚房,小惠快速的熱了些開水,好藉著這些動作來掩飾自己剛剛的
不自然與不自在感;剛才的廣告,那女人哀求的語氣和救難人員無情的口
吻,真的深深的觸動了小惠的痛,就像當初的自己一樣,只是鬧劇的不同
表現,讓一切變的比較生動了些也快活了些,當初自己也是這樣苦苦的哀
求過他,換來的確是他無情的冷哼,和一些傷了她到現在還不能平復的
痛,這原本以為癒合的傷卻像再度被撕裂般的痛了起來。
 伸入茶葉灌中掏著茶葉的手不停的揉搓著細碎的茶葉,發出了嘶嘶的聲
響,小惠就像掉入回憶般的沒有知覺,不停的做著相同的動作,充耳不聞
勿自沉澱著,直到汽笛壺沸騰水的聲響才將神遊的小惠帶回了現實中,她
關了火,把量著最合適的茶葉數量放入壺中,習慣性的看了看錶,當水沖
入茶葉中,還多倒了些好讓一些上浮的茶沫能隨著沖出,嘴裡喃喃且規律
的數著:『一、二、三、、、十五。』熟練的將沖好的茶水倒入另一個放
了濾網的茶壺中。
 這些動作像是早已熟練到反覆練了千次般,這也是小惠最拿手的泡茶
法,相同的茶葉,從認識俊業後就沒有改變過,只因俊業就愛喝這種茶,
也愛喝這樣時間泡出的茶;這壺也是俊業送給她當生日禮物,讓小惠能為
他在深夜工作累了時泡茶給他喝,她也習慣了當朋友來時,沖上一壺自認
為最好喝的茶,讓大家分享著她曾經自以為是的自豪。
 和敬業分手時,她從沒想過要將他從生命中拔除,也就留下了這搬家時
唯一的不捨,這壺伴著她和敬業走過了三年的熱戀和夫妻生活,也伴著她
走過了離婚後的這大半年,剛離婚時,小惠曾瘋狂的夜夜泡了滿壺的茶獨
自望著茶流下了不少的淚,累了就撫著壺沉睡,等到天明,才將這未曾喝
過的隔夜茶到入洗碗槽中,看著茶滴滴點點消失,就好像對自己說不能再
想敬業一般的又流下淚來。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