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ai.JPG (2948 bytes)

[關閉視窗]

 走出自己(二) 作者: 海藍
 深深的吸了口氣,端起了茶走向客廳,臉上堆起了人前的笑容,不知是
自己失手還是怎的,在和同事胡輝擦身而過之際,壺竟滑落了手,輕脆的
聲響告訴了小惠,壺已經破了,小惠趕忙的蹲下了身也不顧這混著熱茶的
碎片是多麼灼手,歇斯底里般的撿著碎片,聞聲回頭的同事全望向了聲響
的來源,胡輝算是第一個回過神來的,阻止了小惠近似瘋狂的舉動,他拉
住了小惠有些燙紅的雙手。
 『小惠,現在很燙先不要撿了!』胡輝見小會使勁的想要掙脫自己繼續
先前的動作,再次出聲制止道:『你看手都燙紅了!』
 小惠這時才抬起頭來狠狠的瞪著胡輝,當淚滑下臉龐才大聲的叫著:
『是你害我打破的,是你。』忘了先前要做什麼的把一切的氣發洩在胡輝
身上,手掙扎的想要狠狠的搥向這罪魁禍首,小惠止不住的怨懟:『你知
道這壺對我有多重要嗎?你不知道,你永遠不會知道的,是你害我打破
的,是你!是你!是你!』
 望著激烈聲聲指控的小惠,胡輝心有些許的心痛不忍,內疚的說著:
『小惠,你冷靜一點,我會想辦法去買一個一樣的給妳阿!』
 胡輝只是想試圖讓小惠冷靜下來,卻沒想到更引來小惠的激動,『呵!
你要買一樣的給我?這是敬業送給我的,就算你能買到一樣的給我,但你
能買到一樣的回憶給我嗎?』話一出口胡輝不對勁的眼神告訴了小惠自己
似乎太小題大做了,她一縮身的坐到一旁兀自的打顫著;胡輝站起了身,
將臉撇向了一旁的其他同事,搖了下頭和用眼神傳達了些意思,眾人也會
意的道別先行離去,只留下胡輝面對著小惠。
 胡輝和小惠同事五年多了,剛進公司的小惠有著甜美的笑容,和清脆的
笑聲,帶著剛出社會的清新亮麗,雖說個性有些倔但對待同事也是很有禮
貌,也很肯學習,常常掛在臉上的有半邊酒渦的笑容也不知吸引了多少同
事間的青睞,當她宣佈將和有來往關係的另一家公司裡的職員結婚時,也
不知有多少單身漢為她醉了一晚,胡輝也是眾人之一,直當現在還是一
樣。
 胡輝對小惠的愛,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來,雖說小惠結了婚,胡輝對小
惠的愛卻不曾減少過,隨著相處的日子增長不斷的增加著:平時個性隨和
小惠,也為因結婚和公司的同事有著隔河,還是和公司的同事們保持了相
當好的關係,當她離婚時,曾想過換一家公司,身為主管級的胡輝也大力
挽留,同事也都給了小惠相當大的支持,胡輝以放長假來讓小惠能渡過這
一份心痛,調適她自己,等小惠走出離婚的陰霾回到公司時,胡輝也在小
惠的工作上給了相當大的方便,知情的同事也為胡輝打氣要他把握機會求
小惠,胡輝也總只是笑著說:『等機會來再說吧!』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