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ai.JPG (2948 bytes)

[關閉視窗]

 走出自己(三)  作者:海藍
 就這樣過了大半年,胡輝一有空就約幾個和小惠比較熟稔的同事到小惠
家去,看著小惠似乎真的走出那斷傷痛,正決心對小惠展開追求的攻勢,
卻發生了今天這件事,一種難以言喻的心痛深深的刺著胡輝的心,他曾想
過要小惠忘了她的前夫不是這麼容易的事,卻沒料想到小惠還沉思在自己
築的塔中,連一個她和前夫共有的壺也能讓他對她的好就這麼的抹煞掉。
胡輝蹲下身去將大塊的碎片先撿了起來,不時的看著小惠的動靜,看小惠
似乎不再發著抖,才緩緩的開口問著:『小惠,掃把或是吸塵器在哪?我
先把這碎片處理一下好了,以免妳晚上起來割傷了自己。』
 小惠沒回應胡輝的起了身,拿出了吸塵器遞給了胡輝,像是累了般也像
是對胡輝的一種不由自主的信賴吧!她逕自的走回了房間關上了門,也不
理會吸塵器發出來的隆隆聲響,連衣服也懶的換的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清理好這片殘餘,胡輝不放心卻又不敢去敲小惠的房門,只有選擇先打
電話回家交代一下行蹤,選了最舒適的三人沙發躺了下來,當他躺下時,
具大的身驅不舒服的調整了一下,才笑著自己傻的可以了,有家不回竟因
為不放心一個小女人,甘心的睡在這不甚舒服的沙發上,為自己鬆了幾顆
扣子,才打起盹來。
 太陽緩緩的昇起,習慣睡前一定要將窗簾拉上,好隔離一點刺眼光線而
弄的不得好眠的胡輝,被這漸漸強烈了起來的光線叫醒了,先是揉揉這睡
僵了的頸子,才坐起了身,身上掉落的棉被吸引住他的視線,是一種心喜
讓他忘了些許因為睡不好所帶來的疼痛,他站起了身用力的伸展著身體,
才將這帶來暖意的棉被摺疊好放在沙發上的一角。
 看了看錶還很早,心想著小惠應該還在睡吧!環視了四周找著自己的公
事包,想留個言讓小惠知道自己先回家去了,開門的聲音反射性的看向門
去,只見小惠題提了些東西動作輕盈的走了進來,先前沒想到會這樣和小
惠碰到面,氣氛就這樣僵持在這份尷尬裡,胡輝竟有些慌亂了,腦袋就像
是倒入水泥般,什麼也想不出來,也開不了口。
 預先早就想了多次該如何面對胡輝的小惠,端起了她最滿意的笑容,雖
然不是十分的自在,卻也沒有太多的心思去理會這份不自然,先回身將門
關上,見胡輝仍舊是呆呆的站在那,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怕父母親再次
的責罵,心裡不自覺的好笑。
 和胡輝同事了這些年,還沒見過他這般的不知所措過,誰讓胡輝的工作
能力可是公司上下都有目共賭的,大家都清楚胡輝是從來不會有這般的沒
有自信,和這般的落迫感,不禁有些懷疑是自己看錯了還是怎麼的,笑意
更加深在小惠美麗的臉龐上。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