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ai.JPG (2948 bytes)

[關閉視窗]

 走出自己(完)  作者:海藍
 但現實還是要面對的不是嗎?胡輝心裡打算著,該是道歉還是說些別的
呢?嘴也跟著胡亂的動了起來。
 『小惠,這、、我、、』胡輝正想著該對昨天的事做什麼樣的解釋或是
道歉,只見小惠不在意的回著:『昨天的事是我自己失手,你沒錯,是我
不對,這早餐算是我跟你道歉吧!』
 『這、、是我沒注意到你要走出來,所以才會讓你分神的,應該是我先
道歉才是呀!』連歉都爭著道,兩人相視了逼下都笑開來了,先前還各自
不是很自然,現都已經豁然開朗了;胡輝把握著機會的問著小惠:『今天
是星期日,妳等等有什麼約嗎?』
 小惠想也沒想的說:『沒阿!等等就想把家裡稍微再整理一下囉!』胡
輝見機不可失的立即開口約了小惠:『這樣好了,等等我先回家洗個澡,
沒事的話我十一點來接妳,先去吃個飯,然後我們一起去逛逛,看再買個
壺如何?我可不想下次來時沒茶可喝,讓阿耀數落我昨晚的魯莽。』
 小惠沒做聲只是點了點頭當是回答,胡輝怕自己快興奮的克制不住的飛
舞起來,連忙的起身道別,並又重覆的對小惠說著十一點一定會準時來這
接她,算是叮嚀小惠她已經允諾了自己,也算是確定一下,這真的不是自
己在做夢,才離去。
 送走了胡輝,小惠輕笑著,胡輝可愛的表情,佔住了小惠的心頭,回到
餐桌上收拾著杯盤,又不自覺的笑了笑,想想自己真的好久都沒這樣開心
的吃過早餐了,也笑著胡輝對自己的傻勁,胡輝對自己的好她並不是看不
出來,就算是看不出來,以她和公司素有廣播電台的小李的交情,想不知
道也還真困難。
 昨夜裡突然醒來,步出房門時,看見胡輝擠著身體,屈睡在沙發上的那
一舜間,一份暖暖的溫馨包圍著她,就算是她和敬業這兩年來的婚姻生
活,也沒這樣讓她溫暖過,婚後的敬業總是忙的沒有時間陪她,每晚入睡
時,敬業不是還沒回到家,就是在書房忙著自己的事,她也只能泡泡茶和
看看電視來打發這一切無聊和空虛,連敬業提出離婚時,也是那麼的突然
毫無預警,當然的她是如何的不知所措,應該就像胡輝今早一樣吧!
 點滴的回憶,漸漸的由她和敬業主演,幻化成胡輝對她的體貼和照顧,
這也讓她不得不認認真真的想,自己不能再為那跟本就挽不回的回憶沉瀙
再自己高築的象牙塔中,當她為胡輝蓋上棉被的那一剎那,胡輝的好更點
點滴滴的擁滿了小惠的心頭,她不知自己還有沒有資格得道胡輝的愛,也
不知該如何去反應胡輝,就只能任由自己跟著現在這份感覺走吧!她是該
走出自己,不是嗎?她是應該走出自己的,小惠認認真真的對著自己說,
她應該走出自己的。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