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u.JPG (2667 bytes)

[關閉視窗]

危險情人(一)

作者:狐霜

與他相遇的那一年,我剛升高一.            
那是一個飄著小雨的浪漫下午,我正好跟朋友約在車站.
而他卻是在那等人.
他一個人孤獨的站在大門旁,灰色的牆壁,跟孤獨的他成了一幅
令我著迷的無法離開視線的畫.
他....就像一匹孤傲的狼....
或許喜歡上他,就是因為他像一匹狼吧.
突然間,他那雙黑瞳緊緊的揪住了我,似惡魔般的笑容,冷冷的對我笑著.
他似乎很習慣別人把眼光放在他身上.
邪惡的眼,嘲笑著我,一如一般女子一樣,因為他的英俊而著迷.
我羞紅了臉,趕緊轉移視線,已尋找朋友來分散我對他的迷戀.
我不否認,當時的自己真的是很喜歡他...不..我可以肯定那時候的我,
可以算是愛上他了...
沒多久,朋友就來了,當我回過頭時,卻已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頓時,一股失落感從我的心底深處散開.
那一天下來,我恍恍惚惚地過了一天.
怎麼回到家的,我都不知道.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了.
母親正在廚房裡準備晚餐.
而父親坐在客廳裡看報紙.
弟弟則在房間裡,與他剛交不久的小女友講電話.
我走到廚房看著忙碌的母親,突然想到自己以後結婚..不知道
是不是跟母親一樣,那麼溫柔那麼賢慧.
而..丈夫......
腦子裡突然出現他的身影..
我愣住了..真沒想到自己對他的迷戀是那麼的深..
甚至比國中時暗戀著學長的心還要深....
我突然有點害怕起來了....
這麼喜歡一個只見過一次面的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更不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我居然會如此迷戀他....
母親突然間叫著我,
打斷了我的思緒..
母親問:「冬梅,怎麼了?叫妳,都不回.」
因為母親喜歡梅花在冬天那種堅強的樣子,
跟秋天的楓葉.
所以把我取名為夏冬梅.
而弟弟則叫夏秋風.
母親還曾開玩笑的說,下一胎就要叫做夏春蘭.

吃飯的時候,我幾乎什麼都沒有吃就回房間了.
母親跟父親還很擔心的問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經過我再三的保證,他們才放下一顆擔憂的心來.
回到房間的時候,我又開始沉思了.
我想,就算是他是殺人犯,亦或是強盜.
我大概還是會這麼的迷戀他吧.
或許這就是愛,
不過,卻是一個不明理的愛.


再見到他的時候,是在我常去的咖啡廳裡.
他如同上次也是在等人.
那家的咖啡廳的名字叫做迷戀.
米白色的牆被黃昏色的燈照耀著,水藍色的桌布,
以及淺黃色的椅子.
讓人感覺非常的舒服,也非常的浪漫.
我照常坐在窗邊的角落,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喜歡喝夢幻之夜的我,
今天卻異常的點了一杯放肆情人.
服務生的眼中閃過一絲訝異感,很快的又恢復了原本的笑容.

沒多久,他進來了,並且注意到角落旁的我,
他似乎很故意的坐在我前面一桌.
面對著我.邪惡的眼又再度盯著我.
令我不知所措.
連看書的心情都沒有了.
沒多久,他等的人出現了.
是一位氣質非常好的長髮女人.
我可以感覺出來,那個女人就是他的女朋友.
心立刻痛了起來,彷彿是被一把銳利的刀畫了過去.
大約十分鐘後,他女友先離開了.
他緩緩的站了起來,
我原以為他要走了,
沒想到他居然停在我面前.
對我說了一句話.
「這是我的電話,想見我的話,打給我.
名字?」
我疑惑的看著他.
他有點不耐煩的解釋道.
「我是說你的名字呢?」
我似乎被下的蠱,不自覺的說了出來.
「夏..冬.梅.」
他邪惡的笑了笑.
「冬天的梅花.名字不錯.」
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有點口乾舌燥.
「謝..謝..」我支支吾吾的說著.
「希望下次跟你說話的時候,妳不會在那麼緊張了.」
說完後,他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望著那張白紙上的電話號碼.
突然腦中一片空白.........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