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u.JPG (2667 bytes)

[關閉視窗]

危險情人(完)

作者:狐霜

我站在醫院大門前.
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
我懷孕了,懷了他的孩子,已經兩個月了,
我想是在那晚有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蒼天給我的懲罰..
還是這場遊戲的代價..

我恍惚的打了通電話..
原想告訴他這件事的....
最後我還是決定先試探他看看.

「喂..」從他的聲音,我可以感覺的到他剛睡醒.
「是我..冬梅..」
他不耐煩的粗聲,
「什麼事?妳明知道我這個時候都在睡覺,
還打給我幹麻?」
我正要開口的時候..
我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郡,誰阿?你是不是又被著我偷交女人阿?」
是第一次我打電話過去,那時在他身旁的女人..
心碎了.....是的..
到今天為止,我才知道自己是他的女人,
不是他的女朋友,
原來,在他的觀念裡女人跟女友是不同的..
我只是一個沒地位的女人..
「沒事..我晚點在打給你.」
說完後,我立刻掛了電話,深怕自己的哭聲會讓他聽到.
淚水如雨般,不停的掉落.....
就這樣..我失了魂的在外面晃了一個下午....
到了家的時候...
我已經淋了整身的雨...
母親一見到我.
非常訝異的叫著.
「冬梅,妳怎麼淋了一身的雨呢?」
我淒涼的對母親笑著.
「媽媽....我輸了...」
之後就昏了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人在醫院,
只見母親哭倒在父親懷裡,父親嚴肅的望著我,
弟弟則擔憂看著我..
我知道懷孕的事情,他們都知道了.
父親壓抑著怒氣,問著我,孩子的父親是誰..
我閉上雙眼..不說話..
父親一巴掌打了下來,重重的落在我的臉頰上.
母親趕緊擋在我面前,弟弟則拉著父親.
我選擇了逃避這一切,做了一個壞女兒.

往後的我,變得更安靜.
學校也沒去了,因為父親怕丟臉,
所以就讓我休學了.
我沒有打電話給他,
並且將他送給我的東西全部寄回他家.
徹底的結束了這場遊戲..
不..心底深處的我還不想結束..
我等著他打電話來問我,
為什麼退他東西,為什麼不再打電話給他..
只是...他沒在打電話給我了..
就這樣我們斷訊了.
一年半後....
我生下了一對男雙胞胎,母親高興的不得了.
父親則是不在那麼生氣了.
我回去學校上課,
每當老師或同學問起那段日子時,我都閉口不談.
就在某一天下午放學的時候..
這場遊戲才真正的結束了....
那天下午,我正走向大門時,
卻看到了他....
我的雙腳像是被黏住般,動彈不得.
他慢慢的走了過來.
「為什麼要離開我?」
他變了..我感覺的到..
他的話變柔了,不在那麼冷漠.
冷漠的眼也不見了,取代的是充滿情意的雙眼..
我努力的找回自己的聲音.
「你說了謊...你並沒有第一個告訴我..」
他的眼裡充滿了驚訝與心疼.
只是,他在心疼什麼,我不知道.
「冬梅,我....對不起....」
我吃了一驚,他居然跟我道歉...
「冬梅,妳離開我以後,我打去過妳家..」
怎麼可能呢?我怎麼會沒接到,我不相信的看著他.
「是妳父親接的,他開頭就罵我,在他的話裡,
我才知道你那天為什麼打給我...」
聽他提起那一天,我的心就緊緊的揪了起來.
「冬梅,妳離開後,我每天都像是失去了一樣重要的東西似的...」
我開始懷疑他的話.
「相信我..我每次打到你家,請求妳父親讓我跟妳說話,
但是他都不肯.去妳家,他也不讓我進去..」
看見我懷疑的眼,他立刻說.
「冬梅,嫁給我.....不是為了孩子..更不是責任..」
我不信的搖著頭,腳慢慢的退後..
「你....你不是郡...郡不會這麼說的..」
他緊緊的抱住了我,
「冬梅,相信我..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愛妳...」
就是最後一句,深深地敲入了我的心房....
淚開始氾濫了出來...
我哽咽的說,
「我一直以為我等不到這句話.....」
他再度緊緊的抱住了我,深怕我消失似的..

兩年後,我從高中畢業了.
於是我嫁給了他...
父親不在那麼排斥他了,有時候會跟他說話.
母親則是笑咪咪的對我說..
「女兒阿!有時候遊戲還是有續集的..不是嗎?」
是阿!這場遊戲是誰輸誰贏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嫁給了他..
而他愛上我了..
我記得在我們訂婚後的一天,
他曾問過我.
「冬梅,在妳眼裡我是個怎麼樣的人?」
我想了一會兒.
「你是一個危險的情人.」
他吃驚又緊張的叫道.
「阿!?情人?不是老公阿?」
我頑皮的笑了笑.
決定不回答他這個問題.
就讓他慢慢地去想吧....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