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ivan.JPG (2886 bytes)

[關閉視窗]

[紅林村之戀](1)

他終於歇息在這中台灣偏遠的高山村落。
當涼涼的風吹向一畦畦生長著肥碩嫩白的高麗菜田時,旅人燃起一支
菸,用一種憂鬱而沉思的姿態蹲踞在旅店的一樹梨枝之下,心想著哀樂
的紅塵似乎以一種近乎停滯的狀態凝結在高山環抱下的這方曲蜿綿長
的耕地。
他是元箏,一個初嶄頭角的文人,現今因著創作能力的枯竭而化身做孤
獨的旅人,漫無目的地浪遊著,是尋找某種靈動吧?還是因著始終漂泊而
不能安定的靈魂尋找一種安定或答案?
現在,他來到了紅林村,這靜謐的山城,以及村口那座古舊的廟宇,吸引
著他的目光,不是嗎?他不正像是一座收集各種人生百態的寺廟?香爐裡
燃的不正是人間嗔痴的願望?
來此第一天,他就寫下了這樣一句:

風吹過
梨枝晚霞琉璃瓦 以及
牆角一朵小白花

看來,他是個迷戀世間的人,十足是個入世者,而這完整呈現原始生命的
勤作山農,及那隨意生長的小花野草,不正意味著生命的實在與簡單?這
個元箏決意要在此逗留幾天,讓自己靜靜地融入這飄散著菜葉甜澀香味
及氤氤發酵的農肥氣味之中。

連著許多天和暖的日頭伴著他村上村下四處閒溜,村農們久了倒也習慣
這個有些突兀但不失和善的青年,漸漸地願意和他攀談起來…瞧!小吃
店裡粗魯的旺叔不正步步進逼地探問他的來龍去脈,害這個羞赧的元箏
險些把半顆滷蛋哽在那忙著回話而無法分身的喉頭,他趕緊喝了口湯,
微微漲紅著臉回答著:「我從台北來,四界走走跑跑…」
旺叔索性坐在他的對頭,用那隻肥膩的手遞了支菸給他:
「現在的少年仔真正好命,攏不免做息,到處遊玩,確實真好命!」
他憨憨的笑著:
「呵…嘸啦!我的工作比較卡自由啦!但有時忙起來,嘛是無暝無日…」

正在聊著,元箏忽然望見圳邊一個少女啍著流行歌曲輕步越過一群野放
的土雞,引起了雞群些微的躁動。
她的姿態似乎隱含著山川特有的風華,一種天然健朗的韻味依附在她美
麗的線條之上,而她的步履竟如圳裡的流水一樣…
他怔了一會兒,旺叔粗礪低沈的嗓音又把他的目光帶回來:
「少年仔!彼個查某囡仔真古錐喔?」
他因感覺有些失態而喏喏的答著:
「是…是啦…」

那支菸己經快燒到旺叔的指頭,但他仍用中指和食指的末端夾著它揮舞
著,像一個道士拿著香在空中畫符一般,比了一下那個女孩,又在我的一
碟小菜之上搖晃著:
「說起那個女孩,倒是一個長長的故事……」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