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ivan.JPG (2886 bytes)

[關閉視窗]

[紅林村之戀] (3)

故事說到這邊,元箏發現旺叔的眼睛有些濕潤,臉上的線條也有些緊繃,
為了緩和一下情緒,他開了冰箱自行拿了2瓶啤酒,然後2人移師到屋外
一顆榕樹下,在充當座椅的石板上坐定。
農村的午後有一種特殊的閒懶氣氛,農人們此時全部回家歇息,以避開
炙人的驕陽,而跋扈的陽光卻仍四處巡唆,尋找任何一個可以展示威力
的對象,即使是一條狗也不放過,非要整得牠垂頭喪氣不可。但這劃著
明顯界線的樹蔭底下,卻輕易不肯讓它稍越雷池半步!
原來陽光就像一把劍,從天上直刺而來,卻不懂婉轉曲繞的道理,不像風
,柔柔軟軟,卻來去自如,無處不在…。
於是這一方橢圓形狀的陰暗地帶就成了足以讓人安心睡去的化外之地。

「她的事情怎麼你那麼清楚?」
其實元箏己經迫不及待得想要繼續聽故事,不過也只好如此重新開個話
頭。
「喔!她是我的姪女,叫我阿伯,我是個羅漢腳仔,弟弟也只有她這個女
兒,她母親又早過去了,從小我疼她只怕比她阿爸還超過呢…」
旺叔呵呵地笑著繼續的說:
「有時她不好意思向她阿爸說的話,都會央求我來轉告。」
旺叔有些得意起來。

「那顏老師收到信之後…結果怎樣?」
元箏己經單刀直入迫切地關心事情的發展,趕緊遞了支菸過去,還欠身
過去幫著點火…旺叔圈著嘴把一口白煙自胸腔噴吐得老遠,嘆著氣開
始說起了顏老師…

原來顏老師是搞建築的,有一種精密而理性的行為模式,小孩也當兵了,
算是頗有成就的奮鬥過半生,但夫妻感情卻不是外表看起來的那麼恩愛,
顏太太個性極為要強,任何事情有她一定的評斷標準,而且絕不輕易妥
協。
約十幾年前過,顏先生年輕氣盛,曾和一名女子有過一段露水姻緣,卻在
結束一年後被妻子由友人口中得知,不能容忍缺陷的她執意分手,犯錯
的他雖不敢為自己辯護,但為了愧疚`補償她,以及家庭`小孩的未來及
完整,他苦苦相求,承認過錯並保證絕不再犯…。
但心碎的她完全不能接受,分離已經毫無轉寰餘地!最後,在兩方家人全
力介入下,她終於同意回來,但卻抱持著是為了孩子,與先生絕無感情瓜
葛!
這個信念十數年竟如一日,看表相他們如一般夫婦,她也絕不在外人面
前表露,但私底下卻冷言冷語,堅硬如鐵。他為了這次的過錯深深自責,
從此更努力工作,全心投入事業及家庭,妻子的冷漠雖然天天令他不堪,
但想到錯在自己,又為了家庭完整,十年來也寂寞的渡過了…

「我曾發誓絕不犯相同的錯誤,而且這將傷害2個家庭,我不能接受妳的
感情。」收到信後的顏先生約了沈雲出來,無情的直接表白,因為他知
道模稜兩可將會使事件發展到不能挽回的地步。

「或許…你能告訴我,你對我…有什麼感覺?」
沈雲羞澀的以近乎哀求的語調如此怯怯地詢問著。

他的回答對沈雲是何等重要!但他顯然錯估形勢了,沈雲是個美麗的
女子,幾個月的相處,也明瞭她傱R溫婉的性情,假若兩人都是作夢的
年紀,肯定他會為她瘋狂一段青春,但他此時再也不是率性的年少,
他以為只要停止在尚未開始之前,事情將會結束,但這個簡單的答覆
此時變得何其複雜與慎重,他不能說如何的欣賞喜愛她,也不能說毫
無感覺`感謝錯愛之類傷害她也違背自己的話,百轉千迴之後,他整理
出這樣一句:
「妳是很好的女孩,但我們未曾真正相處過,說感情實在…略嫌太早!」
這應該是很委婉的拒絕,她也聽得出來,她傷心欲絕,卻仍很有風度的
說:
「感謝你的讚美,我明瞭你的意思。」

是的,他錯估形勢了,他不知道她己經身陷此生唯一而絕對的情愛之中,
因此,往後的發展就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包括冷靜穩重的他自己也瘋
狂的被她真情感動,陷入道德`情慾與責任的糾葛之中 ………待續。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