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ivan.JPG (2886 bytes)

[關閉視窗]

[他們的故事(1)炒羊肉]

「阿源,咱來去夜市仔吃炒羊肉好不好?」

今天領薪水,二仟元,要拿一仟二回家,算一算...一個月回家兩趟的
車錢`買點牙膏洗髮精...大概還能剩個一兩佰。

想到夜市裡炒羊肉螺肉那一攤,生意頂興旺,老板把火開到最大,俐落
的用一枝圓鏟拋下沙拉油,滋一聲,一場幾達藝術顛峰的炒食已經刻
不容緩的開鑼!
那是完全不需思索的,他連續以那枝笨拙的圓鏟把蔥`薑`蒜`辣椒用
一種幾乎快過視覺暫留的速度丟入鍋中。
烈火大笑一聲,轟地掀起瞞天蓋地的火苗瞬間淹沒那些可憐的作料,還
得意洋洋的竄起興奮的身軀,誇張地舞動!那些被切成碎片無辜的小角
色就只能悶聲哀嚎`微微的顫動。

老板攪了兩下己無生命跡象的爆香作料之後,一手抓起秤好的羊肉絲,
毫不戀棧的丟入鍋中,再翻攪兩下,一把含著水滴,青翠的空心菜便又
加入這場以生命演出的藝術創作之中。

時間!是這項藝術最重要的因素!

自信滿滿的老板在分撥好適量的鹽巴`味精`沙茶醬一類的調味料之後,
把鍋鏟整個提在半空,誇張的晃動兩下,誆誆的就把一份香辣的炒羊肉
倒入盤中...整個過程似乎不到一分鐘!

兩個月前漢東與阿源才來到公司當學徒,上個月公司發薪水時,熱情的
師傅請他們上夜市吃炒羊肉,真是香辣夠勁!他們也因此喝了生平第一
杯啤酒。

「我們當學徒的薪水這麼少,炒羊肉要四十五元,太貴了!別去啦!」
阿源一向乖巧,安份守己的只作自己份內的事,他從來不曾出過任何小
差錯。

「吃一次有什麼關係,不要叫啤酒喝就好了嘛!」
雖然年齡一樣,但有時漢東真的會把他當作大哥一樣撒嬌耍賴,從小相
處至今,漢東的功課雖然比他好,可是性情就是沒他沈穩。

「等我們出師,一天吃三盤也沒關係,今天忍耐一下別去!」
儘管他律己甚嚴,但碰到漢東想做的事,大半最後他還是會順從對方,
大概他們是真正的哥兒們吧!

「老板說我們晚上可以讀夜間部,我想去讀?」
終於他們坐在夜市的小桌上,那盤冒著煙的炒羊肉也在面前,但老板早
上的談話讓漢東一直耿耿於懷,他的功課一向很好,讀書本來才是他最
大的興趣,他實在很想去。

「我們不是說好出來就要靠自己嗎?現在我們當學徒哪有多餘的錢繳
學費,等明年薪水多一點時我再陪你一起去讀好了。」
阿源真是條理分明`一板一眼,沒給餘地的這樣下了決定。

「聽說師傅一個月三`四萬塊呢!」
炒羊肉實在羶辣,漢東說完哈了口氣,又想提議乾脆叫瓶啤酒來滅滅火,
但沒說出口。

「人家是學了三`四年,又當完兵才有這個價錢。」
「那我二年以內就把它學會。」
「就算你是天才,還得看老板`師傅要不要教你`給你機會呢!」
「那我就偷學。」
阿源聽他這麼說,卻笑了出來:
「人家不給你機會做,你怎麼偷學?」
這次換漢東語氣堅定起來:
「我們一定有辦法做得到!」。

炒羊肉真的很好吃,但對年少的他們來說,那實在是一種奢華,而那種
奢華似乎不是他們應得的,反而使他們因為享用了它而口乾舌燥起來,
漢東想再去吃加檸檬水的愛玉冰,但阿源很果斷的告訴他公司有冰水,
於是他們就趕緊匆匆的哈著氣跑回公司去了。

而當時的通化街夜市卻才正要開始它繁鬧喧嘩的夜。

...當時他們16歲。

後記:
第二年,他們上了高中夜間部。
再半年,他們果然"出師"了,許多公司以超過三萬的價錢邀約,他們終於
分開了,有時上完夜間部的課,如果他們騎著機車來到夜市,總會在吃完
炒羊肉加啤酒後,告訴對方:「高中畢業後,我們就可以存下不少錢,等
當完兵回來,就可以組成一家公司賺大錢了!」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