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ivan.JPG (2886 bytes)

[關閉視窗]

[他們的故事(2)初戀]

「漢東,現在來板橋接我,我要去你家住幾天。」
「什麼?妳......」
沒等漢東問完話,晴姐就把電話掛了,留下一臉狐疑的漢東半天摸不著
頭緒。

和晴姐認識倒是一個巧合的事,就只為了一本胡亂塗鴉的筆記本。漢東
上夜間部的課時不是偏著頭看著街上熱鬧的都市男女來來去去,就是低
頭在筆記本上寫些年少輕狂又強說愁的句子。

有一天,筆記本不見了,他遺忘在教室裡,那種寫滿心底事的本子是少年
最坦誠`真實`也最脆弱的記錄,像女孩兒內心最深處的秘密一般,是不
能讓人發現的。否則,將如何維繫他外表的堅強與尊嚴?

然而,很不幸的,它落入一個女孩兒的手中!那是日間部坐同一座位的高
三女生,就是晴姐。其實他們年齡一樣,只是他八歲入學,高中又延誤一
年,所以差了兩個學年,但習慣上他還是稱呼她晴姐。

晴姐在抽屜裡發現這個筆記本時,好奇的翻閱,大概覺得有趣吧!竟在上
面加以眉批`更正,再附上一篇讀後感!

漢東惱羞成怒,乾脆利用筆記本和她打起筆仗來了!但是看來這個學姐的
文筆`學識都比他要強多了,慢慢的,他對她開始產生尊敬`好奇及想像,
而她動作更快,老早就利用下課後逗留在學校偷偷看過他了,因為她在本
子上調皮的留下這樣一句:『文如其人,俗不可耐!』明白表示見過他了。
此時漢東也想一探究竟,就約了她第二天下課後見面。

見到晴姐時,她正獨自在球場上練球,大約162公分高,黃昏裡遠遠的看,
倒有些健朗活潑的樣子。他有些羞怯的在場邊遲疑著,冷不防一顆球朝
胸口飛來,他措手不及的抱個滿懷,樣子有些笨拙,回過神時,晴姐已經來
到面前。皮膚白晰,眼睛大大的,很秀氣柔弱的樣子,先前那健朗活潑的
印象全都不見了。

「載我去兜風好不好?我知道你有一輛很帥的vispa。」
晴姐直喇喇的說著。
漢東連開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心裡想著:『我們這樣算認識了嗎?』

漢東喜歡穿著細領寬身的白襯衫,而白色vispa卻是一匹識途的馬,它一
向自己尋路,找到主人要去的方向,而騎馬的主人通常只是胡思亂想或空
蕩著思緒,有時真懷疑這一對搭檔是如何從遠方回到家中。
而這匹識途的馬現在正自作主張從中山女高前經過,預備轉往中山北路。

「我從來都不曾這樣兜風過呢!但是我一直很想這樣兜風。」
聽晴姐這樣說,他一點也不相信,看她主動大方的樣子,怎麼可能沒有追
求者。

「妳靠近一點好不好?離那麼遠重心會不穩啦!」漢東終於說了一句話。

「喂!小毛頭!想吃豆腐呀!?」
她竟叫我小毛頭?漢東心裡很不是滋味的想著。
但回頭想想:對呀!男女授受不親,何況他們是第一次見面。不過,他根本
忘了她是女生。
不知為什麼,這個晴姐給他一種十分親切自然的感覺,好像熟識很久,好
像是老朋友偶然相遇而已!

「妳很大膽,敢跟著第一次見面的人到處亂跑?」
他們來到天母一家咖啡館,漢東試探著這樣問著。他心裡還在懷疑她是第
一次和男生出遊。

「你這種人啊!一眼就讓人瞧穿了,誰怕你呀?別在那裝酷了。」
晴姐竟哈哈大笑起來,毫不留情的打擊他的男性尊嚴!
一個"男人"被看穿的感覺絕不是一件體面的事。

『就是那該死的筆記本!』漢東心裡這樣想著。

但從此以後,反而他在她面前就再也不需矯飾,他們也因此成了無話不說
的好朋友。

「我只是要來証明,我是屬於你的,永遠都是你的,我愛你,我要永遠和你
在一起!」
當漢東接到晴姐的電話後,滿腹狐疑的去板橋接她到自己家中,卻見她拿
著小包行裡,說著讓自己訝異的話。

他太年少了,他才17歲,他很喜歡晴姐,但他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也沒有
成熟到可以許諾終生的地步。
但是他們兩人都清楚,以他的個性,只要漢東點頭,可以說就是一輩子的承
諾了。

她在賭他的一句話,但他卻在猶豫。他反而有些遺憾她在自己的生命中來
得太早!

「妳睡我的房間,我去爸媽的房間打地舖。」
最後,他以這句話作為回答。三天後,她獨自回去了。

從此,他們除了偶而以電話連繫彼此的近況以外,就不再見面了。

後來晴姐考上輔大,有一天,晴姐打電話過來:
「小毛頭!別在高中夜間部混了,你跟我去學校旁聽上課好不好?」

晴姐似乎永不放棄對他的關心,就算她知道他正為追不到一個小女生而失
魂落魄。
漢東也很聽話的跟她每天跑輔大,做一個越級偷跑的大學生。
一直到有一天,有個一臉聰明相的學長追求晴姐,晴姐卻來詢問他的意見。
他覺得這個學長頗為真誠可靠,就老實的鼓勵她交往。

一直到目前為止,漢東還是一直把她當姐姐,從來不曾真正感受到她的愛。
也因此他們兩人的感情路上始終是分道揚鑣,沒有交集過,尤其當這個學長
介入晴姐的感情生活之後,漢東漸漸的也和晴姐的交往日趨冷淡。

慢慢的,這段似乎並未真正開始的初戀就這樣毫無結果的結束了。

...當時他們18歲


後記:
十多年後,他們早己分別結婚,卻偶然相互取得連繫,相約重逢那天,她帶來
當初那本筆記,以及一些漢東當時充滿理想`意氣風發的書信,當面交還給
他。
「還給你吧!我已經帶著它十多年了,只希望能交還給你。」
原來,晴姐已是二度婚姻,而第一次婚姻的失敗就只因為這些書信手扎被丈
夫發現卻仍執意不肯毀去,導致感情日漸失和而離異。

漢東無言以對,卻因為這些年來自己也為了追求自己的感情,而受了些折磨,
才體會到愛情的苦澀滋味。
他深深被她感動,也希望能重新再愛一遍,晴姐會是她最初的選擇。
但那是不可能了,他們分別有了家庭子女,時間是倒不回從前的。
他們相約互相珍惜未來,保重自己,並且永遠不再見面。
漢東離去之後,把那疊錯誤的筆記手扎一把火燒了,火光中,他第一次為晴姐`
為自己,流下了最深痛的眼淚。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