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ivan.JPG (2886 bytes)

[關閉視窗]

    歐遊記(2)-法國大餐

    當我站在凡爾賽宮的鏡廊裡,一場華麗的宮廷舞會就在
    腦海中上演,不由得輕摟妻子的腰,想像自己是不可一世
    的路易十四,正與尊貴的皇后在眾貴族的注目下,優雅的
    步入舞池...
    但聽說皇后的生活起居都是公開的,房間的一半是走廊,
    任人來去!連生小孩也得大家見證,以免貍貓換太子,關
    於這點我實在不太接受,不知道是不是解說員在唬人?

    且不管它,還是去看看現代的藝術好了。
    於是我們前往街頭藝人`街頭畫家聚集的畫家村。
    真的是令人感動的場面,一路上各種表演藝人琳瑯滿目,
    有扮白色雕像的`有扮卓別林的`有吉普賽小孩演奏手風
    琴`還有一個大肚皮的歐吉桑一路拉著嗓子大唱歌劇,嘹
    亮的歌聲充塞著整個藝術村,想躲都躲不掉!
    我向一個印象派畫家買了幾張畫,心裡期待著他以後會
    變成梵谷二世!

    傍晚,我們遊塞那河,畫舫四處`遊人如織,有坐著畫圖的`
    有光著身子躺著曬太陽的`有在停泊的舫上小餐的`也有在
    舫下游泳的...。
    而奧塞博物館以極美之姿靜坐河畔,巴黎鐵塔也將這個城
    市的驕傲毫無吝惜地映入河中,不僅供遊客抬頭瞻仰,也
    令人低頭冥思。

    吃飯時間到了,我們決定去吃聞名世界的`道地的法國大餐!
    妻穿著暗閃晶光的黑色小禮服,我套上細格米色的西裝,由
    一位精通英文`西班牙文,但還是不懂法文的團員阿明的帶
    領之下,我們精彫細琢的一行十二人就直殺而去。

    「哇!!好浪漫的餐廳!」
    幾乎同行的每個人都開心的互相如此讚嘆。的確!這家餐廳
    雖不是極為奢華,卻是非常的柔和風雅,而琴師也正彈奏著
    清柔的樂曲,浪漫的樂音就在燭光美酒之間穿梭流瀉。

    我們就被安排在鋼琴旁邊的三個小桌,而我與妻和兩個結伴
    出遊的女孩同桌。
    此時,我必須介紹這兩位可愛的女孩兒,她們的個性活潑外向,
    才兩天功夫,就與大伙兒廝混得極為熟稔,大家戲稱她們是檳
    榔姐妹花,她們是小雯和阿萍!

    因為點的是海鮮大餐,於是我叫了瓶白酒。上酒時,侍者優雅
    地先斟了一些在我的酒杯裡,我斯文地自杯腳拿起,微微晃動,
    先聞一下酒香,然後輕啜一口,再對著侍者點頭微笑,表示認可
    及讚美(其實好澀),侍者於是在每人的杯裡斟滿之後離去。

    姐妹花在侍者離去之後,問我演那場默劇在幹嘛?我說是書上
    看來的用餐禮儀,點頭表示這酒年份確定又好喝(天曉得我懂
    什麼年份),示意侍者可以繼續為每個人斟酒。
    姐妹花聽完解釋,不約而同的讚美起我的博學,並迫不及待地
    舉起酒杯互道大家旅程愉快`相見恨晚。

    喝完之後,大家眉頭微皺,對我之前的表演大加撻伐,以至於
    一直到用餐結束,她們將一瓶酒全倒進我的杯裡,以此表達對
    我的虛偽作最嚴厲的報復。

    桌子上擺滿了各種刀叉之外,還有一些奇怪的器械,一枝看起
    來像分叉的螺絲起子,一枝像老虎鉗,一枝像木碳夾,讓人覺得
    好像即將面臨某種繁複的解剖課程。

    海鮮來了,哇!像臉盆那麼大的盤子盛著,以冰塊襯底,上面滿
    滿鋪了一層令人食指大動的各種蝦蟹魚貝,但除了蝦蟹是熟的
    以外,其它各種稀奇古怪的貝類一律生食。

    三個女生首先從大蟹下手,我則先對分處四方的十六隻生蠔伸
    出貪婪的手,淋上酸甜的特殊汁醬,果真鮮美極了!
    女生們要吃蟹螯了,因為要裝作優雅的樣子,紛紛要求我用那
    隻老虎鉗幫忙壓碎硬殼,除了小雯那個因為用力過猛,以至於
    從中斷裂,有一半竟掉落地上以外,其它都處置得頗為完美。
    後來,小雯把撿起的那一半送給我吃。

    那些生食女孩們不太敢吃,以至於我獨力奮戰十二隻生蠔,長
    的`短的`圓的`扁的各種貝類不計其數,因此桌前屍橫遍野`
    堆積如山,她們主動好意的讓我放一些在她們的盤上,以免太
    過難看了!
    我不禁感慨,與知心的優雅仕女同桌吃海鮮,實在是賞心悅目
    的一件事。

    但後來在我的盤中殘骸裡,我發現有一個類似蛤仔但表面粗糙
    的殼中有東西蠕動,我大吃一驚,差點反胃,以為是什麼怪蟲!
    還好小萍細細端詳之後,証明只是小螃蟹,她安慰我這樣顯示
    海鮮是絕對的新鮮,因為連它的肚中物都是活的。

    著名的法國田螺上來了,一人六隻,上面拌有綠色的作料,看起
    來頗為細緻可口。
    我們必須以看起來像夾木炭的那個餐具夾住它,再以分叉的螺
    絲起子挑出肉來,放入口中,細細品嚐,味道素素的,有些奇怪,
    我趕緊喝口白酒,再試一次,還是一樣。
    我看著大家,她們也搖頭嘆氣,我說好像夜市的烤鳳螺比較好
    吃,她們也同意的點頭,結果逼我吃下剩餘的十六隻田螺,我覺
    得今天實在太補了!

    此時隔桌的阿明跑來說他想念台灣的烤鳳螺,大家有默契的
    嘻嘻哈哈笑了起來。

    主菜上了,但我已經快不行了,可是牛排一向是我喜愛的,不吃
    怎麼對得起自己良心?
    可是這牛排好像太生了,我從中間叉上去,拿起來之後它從四面
    軟趴趴倒下,估計三分不到,可能只有一分半。
    硬著頭皮吃了三分之一,再也忍受不住,抬頭詢問同桌的女孩,
    是不是看見我的兩個嘴角有血流出來?
    因為我覺得自己今天像個嗜血的蝙蝠!
    她們大笑之後又企圖把所有生猛牛肉往我這裡送,這次我決心
    閉關自守,不再援助外邦!

    換甜點上了,好漂亮的花式冰淇淋,因我不愛甜食,就把我的這
    杯讓了出去,今天吃得最少的阿萍一手搶去,還直誇我是善體人
    意`風度翩翩的男仕,但我的心裡實在不解?只愛吃冰淇淋幹嘛
    跑來這邊?外面咖啡座不有的是各式冰淇淋?
    她說帶了最漂亮的衣服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就為了這一餐呀!
    她們兩個人還稱讚有我陪伴用餐,令她們愉快又難忘。

    其實,我也很難忘記活潑可愛的檳榔姐妹花。
    因為我們除了難忘的這一餐之外,在往後的旅程,更是愉快而
    驚奇的表現出難得的默契與相知。
    這是我在其它旅程中較少碰到的,此時,我祝福南台灣的她們
    快樂而幸福!

             ...待續.

    ivan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