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ivan.JPG (2886 bytes)

[關閉視窗]

    ivan殷歐遊記(3)-左岸咖啡館(地鐵驚魂)

    凱旋門比我想像的要雄偉許多,穿過凱旋門就來到了香榭里舍
    大道,時髦艷麗的仕女穿梭不絕,我決定在咖啡座坐下,努力的
    開開眼界!
    妻呢?和檳榔姐妹花及一票美女如入寶山地逛名店去了!

    我和另一位同樣被他的妻掏空美金而去的先生並肩坐著,對往
    來的如雲美女,或者她們牽的那隻五顏六色的狗加以批評指教,
    並交換心得感想。

    很顯然的,他欣賞的是角度分明的洋娃娃,而我卻是多有意見,
    總覺得東方仕女的細緻輕柔較佳。
    他指責我是故步自封`冥頑不靈,但我覺得愛用國貨也沒什麼
    錯,雙方的交集並不多。

    當她們回來時,老遠就聽見她們興奮而驚奇的尖銳語調,我因此
    而突然感到對我的美金產生強烈的離愁,趕緊向她們望去。
    那位先生也同樣投過去關懷的眼神,但瞬間我們兩人的眉宇明
    顯不同。
    他的老婆手中多了幾個手提袋,但彷彿那些手提袋是吊在他的
    眉毛,因為他的雙眉顯然因重量太大而下垂,眉頭卻用力過多而
    肌肉緊繃。
    但我的妻兩手空空而回,我不禁愉悅地燃起一支菸。

    午後又在市區閒逛,春天百貨`拉法葉百貨的驚險之旅,妻總算
    安然渡過她天人交戰的內心掙扎,只花了一百五十元法郎買個
    太陽眼鏡作紀念,還直說巴黎時裝貴得離譜,台北便宜多了。
    我於是親了妻一下。

    晚餐後,大家決議去塞那河的左岸見識文人聚集的咖啡館區,
    領隊熱心的提議不妨嘗試乘坐巴黎的地鐵,二十多人便開心地
    鑽進街旁的地洞而去。

    讀了票進去之後,妻卻越挽越近,檳榔姐妹花也自動的向我靠
    近,因為這地鐵頗為老舊,又彷彿土撥鼠的洞,洞洞相連,分叉
    交錯。
    加上燈光略暗,又有一些流浪漢,有黑人`吉普賽人,讓人因陌
    生而略為不安。

    坐了五站之後下車,領隊看著地圖,在地洞穿梭,先面臨分叉的
    兩個洞,我們向右走。
    此時二十多人漸漸自動靠攏,深怕落單。
    再經過三個洞口,但我們直走,最後在第四個洞口我們才轉了
    進去,上了一段階梯,領隊卻站著不動,大家開始疑慮起來。

    我上前詢問是不是迷路?
    他搖著頭並不答話,卻突然在牆角蹲坐下來,我們都清楚的看見,
    他流鼻血了!好大好多,整隻手也都是血!
    趕緊扶他到車站的椅子坐下,大家忙著拿衛生紙`遞冰水`搧風`
    按摩...
    但他仍然流個不停!

    大家開始擔心了,只有他識路呀!
    一半的人在照料他,其它人有的低頭悶坐,學問比較大的幾個人
    開始研讀牆上法文的地圖,自力救濟地尋找左岸或回家的路!

    讀了二十多分鐘,也沒結果!我怯怯地詢問他們英文和法文差很
    多嗎?
    他們也不太理我。
    我再問他們法文的BUS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他們沒好氣的問我要幹什麼?
    我指著圖的左上角給他們看,他們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張是公車地圖!難怪他們研究不出所以然來。

    領隊好了一些,但鼻子仍捏著,向我們致歉必須回飯店,看他那
    麼可憐,我們也建議他回去休息。

    於是他看看地圖,再鑽幾次分叉的地洞,坐了七站,車上有一個
    流浪漢大吼大叫的唱歌,拿著帽子到處要錢,沒人理他。
    下了站,又鑽了一次地洞。
    領隊說再坐十二站就到家了,大家才有些心安,但仍緊緊的聚在
    一起。

    十多分鐘後,吵人的馬特拉來了,一個車廂有前後兩個門,他們一
    群人擠在前門上車,好像生怕被關在門外似的。
    我與妻`檳榔姐妹花以及另一位先生由後門上車。

    才踏到車上,就聽見前門處一聲「啊!」地驚懼的大喊!
    我直覺不妙,一定出事了!
    妻也拉得我好緊,我們向前門望去,並不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
    一陣混亂之後!車門關上,開始行進。
    大家還是望向前車廂,仍然不知發生什麼事?
    但突然在後車廂與我一同上車的那位先生驚呼一聲,他的皮夾被扒了!

    原來事情是這樣...
    前門上車時一位老先生被人拉著腳,故意要拖他下車,以引起混亂,
    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但下手扒竊的人卻在後門,而車下有人一直按著開門鈕以接應他們
    下車。
    下手扒竊的人得手後又交給另一個人離去。

    所以作案的起碼有四人,這是事後由大家分別見到的情形加以建立
    而推斷的。

    損失二千多元美金,可謂慘重!
    而事實上他也是全隊攜帶現金最多的人,竊賊的目標怎麼如此明確呢?
    我想提供出國旅遊的人一個建議,別穿著太高貴的服飾,頸上老掛著高
    貴的攝影機。
    這種裝扮的台灣人,已經在世界許多地方成了一種獵物,這是我多次旅
    遊的一些感慨。

    垂頭喪氣的回到飯店,雖然左岸的咖啡沒喝成,但因此見識了花都巴黎
    地下的一面,卻也讓我多了一個難忘的旅遊經驗。

              ...待續。

    ivan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