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back.jpg (4311 bytes)

[關閉視窗]

 心路長征  作者:LIN

  一:出 發

  我看見;看見一道冷冷激光自內心深處筆直而迅猛折射折射再折射,
死肅肅的衝殺直撲入眼簾。我聽見;聽見颯颯風聲帶著嘲弄懦弱的笑聲,
響嚶嚶的盤旋臥踞於耳際。我嗅到;嗅到空氣中若有似無散逸的兩千年前
吉普賽人特有氣味,刺辣辣的拍擊挑釁在鼻尖。我感覺;感覺血液中翻騰
的熱浪,澎湃催促上腳底。於是,一隻蟄伏的鴻雁,終於定定的看著遠方
山巔,伸展雙翅準備一趟也許只是無味的旅程。

  民國八十七年六月二十九日與三十日交替的深夜裡,我,爆開了積鬱
已久的忍耐,掙脫了生活中無形的禁錮,下定這樣的決心……該出去走走
的時候終於到了!

  「是的,該出去走走了…」

  決心已定,該準備該考慮的事情也就變得煩索多了,首先是精神狀況
,因為長時考慮後我所選定的交通工具是機車。算一算,車應該是沒問題
,好歹它也是一輛不錯而耐操的水冷車。但是,人能不能撐到最後,卻是
一個很大的疑問;尤其是對於一個久安於小窩的我來說。第二是安全問題
,因為路程來回長達六百多公里,而且又是以省道為主要路線。僅管現在
的省道十分的暢便,但是沿途可能的狀況,像是小孩子騎著三輪車闖進車
道向你說:「哈囉」,或是載運雞隻的貨車突然一個坑洞,兩隻雞呱呱的
以神風特攻隊俯衝轟擊姿態,直接命中紅心等等的或許之事件……若真的
發生,不但對計畫是種打擊,更可能使得弱不禁風的我蒙受無妄之災,躺
在病床上向所有前來觀禮的親朋好友致上尷尬而不知所措的笑容哩。想著
想著,我不禁對這趟冒險之旅打了折扣…

  「不行,我怎麼可以為這點雞毛蒜皮大的事情打退堂鼓?」我拍拍腦
門,意氣風發的看著黑壓壓的遠天這麼對自己說道。

  「對,就算老天下王水溶斷了前方路,就算黃曆裡數千年來的至理名
言說今日不宜遠行,我還是要出發,一定要出發,對!」我再度向自己的
決心做破斧沉舟般的精神講話。

  「但是……真的好遠好累人耶……」唷,我的影子說話了。
  「胡說,這可是件莊嚴而偉大的事,而且,也是讓心靈重整的大事。
」我反駁。
  「說起來是很有道理啦,不過,你不一直都是虎頭蛇尾的嗎?因此,
我會懷疑你到底做不做得到唷。」影子蹺起二郎腿,輕漫的說著。
  「哈,懷疑的本身是可笑的,懷疑只會讓人變成鴕鳥,難道這點你還
不能完全的明白嗎?所以,我一定得走。」
  「是嗎?」
  「當然。」

  雙方靜默了一陣,我和影子不再有一字一句。時間像是上坡的老牛車
一樣,喘吁吁的一點一滴走著。隔了一會影子終於挪挪身子,起身幽幽的
長嘆一聲。

  「好吧,既然你已經說得這麼堅決,那麼,祝好運囉。」

  影子終於妥協,如此一來,我大可放心大膽的去做我想做的事。霎間
,我憶起了電影「似曾相識」裡的情節。克里斯多福所飾的男主角因為感
情的受挫,加上劇本一直遲遲迸不出來,因此關掉了電唱機,草草收拾行
李、開著名貴的敞蓬車,一路直直的逃離權慾相爭、紙醉金迷的芝加哥市
,然後在旅館裡掉進時間的縫隙,回到1912年與珍西摩爾所飾的女主角陷
入無可救藥的愛情漩窩……一想到這裡,我不禁猜,我會不會也有這樣的
奇遇?第一,我也是因為相同的心情而出走,第二,我也想暫時逃離都市
的無奈……

  「喂,夠了吧?」唔?又是影子。「你不是意氣風發的想遠行嗎?怎
麼可以挾的私人的妄想而去呢?」

  影子的義正嚴辭,讓我回到了現實和最初的單純。

  「是是是…何況我跟我女友還沒到那種非分不可的程度。」我怯生生
的尷尬一笑。

  於是,我開始檢查裝備。隨身聽;這一路才不會無聊,毛巾香皂牙刷
加衣褲;總得過個一兩夜吧?手提電腦;為什麼要帶?自己也不清楚,大
概是殘留在腦子裡的工作陰影吧。BBCALL及手錶;OK,那是現代人的最低
裝備,是吧?兩本隨手的書;漫漫長夜總得有事做啊。一雙慣用的戰鬥靴
;用以顯示決心。煙;苦悶時的精神糧食。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錢;沒
錢談什麼遠行啊?總之,林林總總的一切都準備妥當,我這隻老鴻雁,跨
上機車,聽著轟轟的引擎聲,向著未知的路程,一寸一尺的開始行腳。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