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vivi.JPG (2578 bytes)

[關閉視窗]

 ※※愛情.習慣.幻戀~2※※  作者:VIVI  
對於自由的好奇已佔據了我大部份思想,進出聊天室的時間及次數也愈來愈長而且頻繁,熟識的網友常取笑著我,
會是另一個網戀的開始嗎?
我笑著否認,談著虛幻不真實的戀愛是件很幼稚的事,只是對自由覺得新奇,弄懂了就會覺得沒什麼好玩的吧!
網友警告我,可得小心,別讓自己陷入不可自拔的困境中!
會嗎?當然不會,我對自己很有信心的.而且我有阿偉啊!
我一再地對自己保證。

可是阿偉怎麼都沒與我連絡?他真的在意那天的事嗎?明天又是固定約會的時間,阿偉會記得吧?他會不會去呢?
第一次, 我竟然對我們之間有了不確定感,要是阿偉沒來怎麼辦?

那晚,我睡得極不安穩,做了個夢。
夢中的阿偉已不要我了,他挽著別的女人
,冷聲對我說著,她喜歡喝白開水。

好不容易挨到早上上班時間。
我忐忑不安的撥電話到阿偉的公司去找他,心想如果等會阿偉來接電話,隨便編個理由再問他有沒有忘記今晚的約會,反正那天是我不對
,先低頭又怎樣,不會少塊肉啊!
阿偉來接電話了,聽到他沈穩的聲音,我卻說不出話來,阿偉在電話那端喂了半天,我還是默默無語,心裡卻著急得要命,趕快說些話啊
,不然阿偉會掛掉電話的!
突然,聽到阿偉嘆了口氣,輕聲地說著:
「阿妹啊!要說些什麼呢?晚上我會去的,別想那麼多了!」
電話喀一聲被放下,我的眼淚竟然流了下來。阿偉知道是我,他沒生氣,也知道我打電話的用意。
安下了心,我擦擦臉上的淚水,對著同事好奇的眼光扮了個鬼臉。
我是阿偉生活上的習慣啊!
起身倒杯水喝著,嗯!白開水的味道還真不錯。

在等待晚上的來臨時,我的心思又轉到自由的身上。
在留言板上我寫著希望能與他一談,可是他都沒有回應。是他這幾天都沒有上線呢?還是..

我打開電腦連上線,想著自由在留言板上留言的時間好像都是在下午,那今天會不會遇上呢?
我進去聊天室轉了轉,都是些不認識的人,看著他們的對談覺得蠻無趣的,就溜到留言板上去看看有什麼新的留言。

失蹤好幾天的自由又出現了,他在板上留言給我,不回我想要與他一談的事,卻留了一首席慕容的詩∼無怨的青春∼,這是什麼用意?

他的詩勾起我的回憶,跟阿偉認識三年,他連我喜歡什麼樣的文章都不曉得。每次去書局逛,都是他看他的,我逛我的,
偶而買幾本書,也只是互相瞄一下,那管對方買些什麼。
唉!阿偉都是這樣,為什麼不能將他的關心稍稍表現一下,化為行動嘛!

席慕容的詩我好欣賞,自由留了這詩是巧合還是同好?我又該回些什麼話給他?
哎呀!不管了,晚上回來再說了。
等會見到阿偉要說些什麼話,上次那間咖啡廳我不敢再去,真得好糗呢!

阿偉仍然在固定的時間來到我家樓下,我早就趴在陽台上巴望著等他。
看到他的車一轉進巷口,趕忙霹靂啪啦地衝到樓下,卻在接近門口時遲疑起來,見到阿偉的第一句話要說什麼?
是「嗨,你好」還是「對不起」或是故做鎮定像從沒發生任何事!我站在門邊猶豫著。
突然,門被一把拉開,正在分神的我,嚇得往外跌出去。阿偉接住我
,皺著眉問我是要嚇他還是嚇自己?
呵.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害我心裡預演老半天,沒想到第一句話會是阿偉說得,而且還說出這樣的話,緊緊挽著他的手,我笑個不停。
阿偉可能也沒想過會是這種情形,楞了半餉,才摸摸我的頭髮
「妳最近怎麼一下陰天一下晴天的?」
要怎麼對阿偉說呢?
我的心是吊在半天高啊,現在才落了地踏實些。

那晚我們換了地方吃飯,雖然還是點相同的咖啡,放同樣份量的糖和奶精,卻覺得特別香醇。
我告訴了阿偉,他笑笑說以後可以去多試試別家的口味。
我不知阿偉是怎麼想的,但這次約會的感覺有些不
同,那次吵架也讓阿偉注意到該有些變化了嗎?
帶著愉悅的心情回到家,看到桌上的電腦還開著,才想到下午為了等阿偉竟忘了關上。我重新連上線,打算仔細再
瞧瞧自由的留言。
留言板上已有人捉狹似留言取笑我,那人還真無聊。

看著自由留的那首∼無怨的青春∼,希望能與他談談的渴望又再度燃起,我決定再試試,這次我也留席慕容的詩∼
七里香∼
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   浪潮卻渴望重回土地
在綠樹白花的籬前    曾那樣輕易地揮手道別 
而滄桑了二十年後    我們的魂魄卻夜夜歸來
微風拂過時       便化作滿園的郁香
然後留了我的E-mail。
就算自由不想在線上與我對談,透過電子郵件總可以吧!

不過自由是誰?他留言回應我是什麼用意?無怨的青春又是暗示什麼?
我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留言後,我決定去聊天室逛逛,心裡是期盼也許會遇上。
熟識的網友一見我進去,七起八落的取笑,紛紛猜測自由是何人?
我坦白的回答,真的不知道,也許在聊天室的化名又是另外一個!
在裡面跟他們哈啦一陣後就藉故下線。
臨睡時,心裡仍想著,如果阿偉能跟自由一樣,寫寫詩給我,就算
偶而我也心滿意足。

跟阿偉的關係有了微妙的變化。他沒有再提起結婚的事,對我的態度與以往也有不同,可不是冷落或疏離喔!而是
他會一再地問我的意思和看法。
過去他做任何事都會尊重我的意見,不過我老是心不在焉地回著,後來,他習慣先做再說,我也習慣由他決定。
可是現在,他卻會堅持要我說說意見,說是可讓他有另一面的參考。

幾次後,我才發現,阿偉真的有很多地方我不了解,難道真如自由所說的,我用不在乎的態度在經營我的愛情?是我懶得去改變,而不是習慣?

我為這個自我發現困擾極了,我愛阿偉嗎?阿偉愛我嗎?習慣?我和他會習慣多久?如果習慣真能改變?那我們的未來?
唉呀!我頭痛死了!
實在沒有心情再繼續工作,找個理由請假回家,真的該好好想想。
我不想失去阿偉,因為我習慣...啊!我一團亂了。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