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vivi.JPG (2578 bytes)

[關閉視窗]

 ※我是你的遊戲嗎※∼(三) 作者: 溦溦
『HI!你是XX嗎?我是XXX』
提早半個小時到達誠品門口,她的心中忐忑不安,有些後悔又有些期待,就在天人交戰時,看到他出現了。
就如所說的那身裝扮,手中真拿著一束玫瑰花,離約定時間還有20分。
在自己勇氣尚未消失時,她踏出第一步。
「妳是XXX啊!妳好」
他的表情有些錯愕,但在瞬間,很快的換上一個笑臉。
「很失望吧!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喔!」
女人的直覺是很敏感,她抓住剎那的改變,即使被刺傷了,還是不露痕跡,開玩笑的說著。
「呵..我呢?妳是不是也失望啊!」
他手中仍拿著那朿玫瑰花。
「哎呀?我又沒有期待什麼,怎麼會失望?」
她努力漠視那朿玫瑰花的存在,也不去問。
「呵..我也是啊!要去那裡呢?台北有那些地方妳沒去過?」
人群越來越多,他倆隨著人潮逐步往前走去,那朿玫瑰花像似不經意的被他留在原地。
瞧在眼中,她知道倆人的關係起變化了.

那一天的情景,永遠留在她的腦海中。
雖然是看似融洽的玩在一起,彼此開著玩笑,卻又無法像在電話中,在網上相處的那般,一道看不見的暗溝,橫跨在他們之中。
她靜靜看著他的側面,明白自己已投入感情卻永遠也收不回來,不願意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網上的戀情終究是不被期許。

「發呆丫!我臉上有蒼蠅,還是秀色可餐?」
他揮揮手,打斷她的沈思。
沒啦,我是透過你的臉去看世界啊!」
堆起笑臉,她努力振作自己,或許還是有可為吧!
「哇!這麼利害啊?」
他取笑著,看看腕錶,6點了。
「去那裡吃飯呢?」
雖然他早就說會排除一切事物,陪她玩個高興,但從他頻頻看錶的動作,她知道,今天對他而言,是非常難挨的一天,該讓兩個人都解脫了吧!
「不行啦!我同學昨夜打電話說要來,約要吃晚飯」
「妳黃牛喔,是誰說要玩整天的?」
雖然他的嘴裡抱怨著,表情卻是如釋重負。
「她很難得來台北一次嘛,而且又那麼晚才打來,反正以後有的是時
 間啊!算我欠你一頓飯好了」
不能再待了,她決定要馬上離開,淚水快決堤而出了。
「好吧!是妳說的,自己路上小心,走了!」
不再說什麼,也沒有試圖去改變她的心意,他揮揮走,大步走去。

駐足在原地,看著他的身影漸漸遠去,沒有回頭,也沒有遲疑,今天是她難忘的一天!

從見面那天後,一連好幾天都沒有他的音訊,留了幾次MESSAGE給他也沒有回音,她終於按捺不住CALL機給他。
等待的時間如此漫長,幾次拿起電話聽聽,深怕故障了,他無法打進來。
終於,電話鈴聲響起,她急忙走出房間,卻又失望的折回。
(也許他的CALL機有問題,收不到訊號吧!)

坐回電腦前,連上線,進入了聊天室,赫然發現,他竟然在!
"你還在啊∼還以為去娶閻羅王的女兒當老婆了∼"
她試著用以前的詼諧語氣來跟他打招呼。
"當然在丫∼不然鬼會打電腦讓妳看見丫∼^_^∼"
沒有解釋為何不回機,他只是玩笑的回應。
"我有留MESSAGE給你,都沒收到丫∼剛也CALL機了∼*_*"
打上皺眉,讓他知道她的擔心。
"呵∼這幾天公司較忙,都好晚才回來,而且ICQ壞了還沒重灌
 ,當然收不到了,CALL機啊∼沒CALL成吧∼沒響啊∼"
游標閃動著他的解釋。
"......"
在公開的聊天室中,要怎麼訴說對他的思念,只好打出她的沈默。
"怎麼了∼都不講話丫∼幾天不見,變笨了丫∼"
他仍是取笑著。
"沒啦,這幾天還好吧"
她隨口找個話題。
若是以前,他會感受到她的心情,現在呢?她不敢再想。
"還好啦,我要下線了∼這幾天好累∼要去睡了∼886"
他就這樣的道別,沒有任何話說。
"886∼"
她能說什麼?只能看他從聊天室離開。
為了不使自己看來狼狽,刻意在網上多留一會才離線。
(他也許是說真的,不要再多想了)
為他為自己找個理由,呵∼不這樣又能如何呢?

她的CALL機響起,拿起一看,是他的留言。
〔以前當兵時受的傷又復發了,現在住院中〕
怎麼會呢?突來的消息讓她一愕,急忙打電話給他。
「住院啦,是不是做什麼壞事讓老天懲罰啊!」
雖然擔心,還是儘力讓聲音聽起來輕快些。
「呵..老天是可憐我工作太累了,安排機會讓我休息啊!」
他像無事般的說著。
「要不要緊?是什麼舊傷?」
還是無法避免地洩露出她的著急。
「腳傷啦!沒關係,住院幾天就好,嘿..要不要來當我的看護丫」
什麼時候與她已不再心靈相通了?
「那好好休息,不打擾你了,可別亂跑,拜」
怕自己真會控制不住,她匆忙掛上電話。

往後幾天,她幾度想打電話給他,又極力克制自己,以網友?還是... 該怎麼做呢?
她問著明月,明月無語的看著她。

「唉呀!真沒同情心,都不來看我,」
電話中傳來他低沈熟悉的聲音。
「你又沒說住那家醫院,我要一家一家去找丫,是那家呢?明天帶水
 梨去看你好了」
她的心砰砰地跳著,早已暗自決定,今天要打電話給他,卻意外先接到他的。
「在家啦,出院了,那個水梨還能吃嗎?呵..」
出院了,那表示他已經好了吧!
「跟妳說一下,可以打電話到我家來給我了!」
是發現到她的擔憂了嗎?
「呵..在家太無聊了嗎?打電話找人排遣時間,真是..」
如果一切如昔,她會讓自己的情感奔洩而出。
「是啊!啊!有插撥進來,有空再聊」
話筒裡傳來∼嘟嘟∼的聲音,而她連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電話已掛斷。
恍惚的不知站立多久,直到客廳的大鐘傳來報時聲,才驚醒了她。

[關閉視窗]